• 確認
  • .

2019/04/07 | 蔡孟凱

克里斯汀赫佐的現代舞劇:當我們在煙塵瀰漫的《家》裡相遇

沒有一個藝術創作者不曾以「家」為題,Christian Rizzo的《家》並未嘗試演繹常人較易直接聯想的親情、羈絆、關係等元素,而是反覆碰觸個體與個體之間,疏離或緊密的連接形式。或許《家》的歷史發明與宇宙建立其實沒有起點,也並未完成,她只是一樁永遠的進行式⋯

2018/01/12 | TNL特稿

以展演作為向未知的開展:對「空氣草-當代藝術中的展演力」的觀察筆記

藝術邊界的混融、消失以及本屬不同話語範疇的概念之間的侵越、對話並非新鮮事,其當代實踐的話語地平恐怕也早已離開「將視覺展覽與表演的元素相互融合/介入形成新的作品類型」這種表面的跨領域想像,而是直指作品的概念移向「事件化」與「媒介化」而產生的問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