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10/26 | 王祖鵬

《阿凡達》名導詹姆斯卡麥隆抨擊超級英雄電影:「漫威和DC的角色不管幾歲,表現得就像大學生」

繼馬丁史柯西斯、丹尼維勒納夫、雷利史考特之後,《鐵達尼號》、《阿凡達》名導詹姆斯卡麥隆也加入砲轟超級英雄電影的行列。詹姆斯卡麥隆這樣說:「當我觀看這些大場面電影時——漫威和DC,其中的角色不管幾歲,全都表現得就像大學生。雖然他們似乎有一些感情關係,但其實沒有。他們從來不會因為自己小孩高掛披風。而那些真正讓人們扎根,並賦予人們力量、愛情和目標呢?這些角色從來沒有這些經歷,我認為這不是拍電影的方式。」

2022/10/24 | 王祖鵬

DC《黑亞當》全球票房衝出破億成績,巨石強森:15年來我致力於製作最好的《黑亞當》,而這天終於來了

巨石強森(Dwayne Johnson)擔綱主演的DC超級英雄大片《黑亞當》,上週於全球各地上映,在最具指標性意義的北美市場進帳6700萬美元,毫無懸念成為票房冠軍;離開北美,在其餘76個市場中,也共收入7300萬美元,全球總票房為1.4億美元。至於台灣部分,《黑亞當》的全台票房已經突破6100萬新台幣。對於《黑亞當》的票房成績,資深票房分析師大衛格羅斯表示:

2022/03/11 | 明蒂小姐

從「花美吸血鬼」到「硬派蝙蝠俠」,活在暮光世界的羅伯派汀森有什麼獨特魅力?

羅伯派汀森亦正亦邪,卻又深情性感。羅伯派汀森的魅力風暴,仍會持續橫掃全球,就如同2020年導演諾蘭在《天能》開門見山的首發台詞:「我們生活在暮光之界」——我們都受惠於羅伯派汀森充滿機智幽默,卻不失溫暖的閃耀星光。

2022/03/07 | 王祖鵬

新版《蝙蝠俠》創今年票房紀錄,證明「大銀幕限定」的吸金能力

《蝙蝠俠》在上映之前話題十足,劇組和各大媒體也加足馬力宣傳,在DC影業、「蝙蝠俠」本身的粉絲族群堆疊、以及此檔期無其餘大片分食票房等狀況下,換來的就是破紀錄的票房。

2022/03/03 | 方格子vocus

【影評】如果看膩漫威式超級英雄,這次看似陽春實則硬派的《蝙蝠俠》值得嘗試

新版《蝙蝠俠》是一次有趣的嘗試,除了某些與灰色基調不太符合的笑點之外,幾乎可以說是走在了漫威的反面,如果你看膩了漫威式超級英雄無止境的動作電影,又或者是那無止境的幻境擴張,不仿試試看此次乍看陽春,實則硬派的《蝙蝠俠》。

2022/01/24 | 芬多經

【影集】DC宇宙《和平使者》:詹姆斯岡恩聯手約翰希南,性別歧視的種族主義者竟是超級英雄?

DC影集《和平使者》吸收了《自殺突擊隊》的精髓,故事性與娛樂性兼具,看完《和平使者》反而對他的種種中二行為不再如此反感。如果喜歡《自殺突擊隊》系列電影,應該也會喜歡這部超級英雄劇集,過年期間值得放鬆心情,追劇好好大笑一場。

2021/06/18 | 方格子vocus

【劇評】《鹿角男孩》:充滿童心的尋母之旅,輕柔地碰觸疫情、種族、人性等當代社會多重考驗

《鹿角男孩》融合了各種元素,飽含著疫情、種族、人性與成長的身影,並且拿捏著適當的比例,不會過鹹或是過甜,這讓影集不單只是頗具童心的尋母之旅,更還輕柔地碰觸了當代社會的多重考驗。

2021/05/23 | CCC創作集

從孤身一人到自成門派:台灣的美漫同人文化是如何形成的?

電影帶起整體同人創作風潮達到一定熱度後,回頭接觸美漫的人也有增多的現象,這對臺灣的美漫正版代理勢必也有正面影響,「同人/粉絲活動-改編電影-原作漫畫」三者是可以形成良好的循環互惠的。

2021/03/31 | Bruce Lai 賴勇衡

暗黑的兩種風格:《汪達與幻視》vs《薩克薛達之正義聯盟》

兩部超級英雄題材作品的敘事及視覺風格大相逕庭,卻在「暗黑」這主題上有可比之處,只是《薩》主要是外在的黑,而《汪》探入了內心的暗。

2020/12/31 | 傅紀鋼

《神力女超人1984》:細膩有如文藝愛情片,卻削弱了超級英雄片的娛樂性

《神力女超人1984》(港譯「神奇女俠1984」)的導演派蒂珍金斯沒有把「神力女超人如何作為超級英雄」當成重點,反而縮減了動作戲的畫面感,並用許多感情層面的文戲取代,試圖複雜化神力女超人的角色心境。

2020/02/14 | 賈小米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以陽剛呈現女性魅力,在充滿男性毒素的社會中拉起彼此

我們送走了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這個屬於超級英雄電影的十年,然而今年我們仍要繼續迎接數不清的超級英雄電影,第一部超級英雄電影《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卻是讓我大開眼界,閻羽茜執導的這部繽紛、活潑的超級英雄電影,為長久以來已經玩不出新把戲的超級英雄電影帶來一陣新鮮氣息。

2020/02/11 | 讀者投書

奧斯卡激情過後:留下來的小丑,瓦昆菲尼克斯的緬懷之情

瓦昆菲尼克斯拿下第92屆奧斯卡影帝,我不知道瓦昆是不是在拿下他的獎項時,有沒有想起了希斯萊傑,也想起了他的哥哥瑞凡。他們同樣才華洋溢,都在很年輕的時候,某種程度上憂鬱的提早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