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專訪《認錯》作者珍妮佛湯姆森:這工作最難的部分,是我沒法子修復受害者的破損之處
羅納德為自己沒犯過的罪坐了十一年的牢。珍妮佛自覺毀了羅納德的人生,羅納德出獄兩年之後,珍妮佛才鼓起勇氣去見他、想要道歉。但羅納德並沒有責怪珍妮佛,他告訴珍妮佛:他們兩人,都是真凶手下的受害者。
2019/10/09 | 法操FOLLAW
日本「足利事件」:有DNA鑑定和自白,為什麼還是冤案?
1979年至1996年,日本有多名女童下落不明,一位娃娃車司機被認為是元兇,但後來被平反是冤案。而殺人犯還逍遙法外,追訴期會因為是冤案而停止計算嗎?
2018/07/25 | 法操FOLLAW
從真人真事改編電影《非常上訴》,反思證據取得與死刑存廢
《非常上訴(Conviction)》是一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故事描述女主角貝蒂的哥哥肯尼,因遭警方誣陷為殺人兇手而入獄。貝蒂為證明肯尼的清白,決定成為一名律師。本片有幾個值得討論的議題。例如:DNA鑑定技術的出現,以及證人的口供。
2018/01/26 | Giloo紀實影音
《不排除判決書》——蒙冤者溫柔卻堅定的抵抗
司法羅織陳龍綺,靠的可不是先前諸多案例最為人詬病的不正詢問、刑求逼供,相反的,卻是近二、三十年來備受看重、甚至被認為「最可靠罪犯辨識技術」的DNA鑑定――連DNA也會出錯嗎?
我不是日本樹蛙!叫聲有差異,台灣新種「太田樹蛙」報到
「居住在台灣西北部地區的日本樹蛙只會發出宛如微細而規則的蟲鳴聲。但是東部和南部的樹蛙卻可發出另一種高低起伏、強弱參雜的曲調。」這段描述揭開了在日本樹蛙這個龐大族群下隱藏的可能性。
2016/11/01 | Kenzo
DNA鑑定條例三讀通過 顧立雄:平反冤案救人一生
顧立雄說,這樣透過客觀技術獲得平反,如果能有一兩件案件獲得平反就是功德無量,象徵科學辦案往前進一步,不再是抓人取供、透過證人不確定陳述或是過去警方無科學證據的辦案。
2016/07/15 | Kenzo
平反冤獄救人一生!立院初審通過「DNA鑑定條例」,讓無辜者有望翻案
顧立雄舉例,以前要翻案,被告必須先有新證據才能申請再審,DNA檢體放在政府機關,在無從發動公權力狀況下,就無法獲得新證據,所以若被告要求再審,法院可以「沒有新證據」為由,拒絕被告的申請,這落入救助無門的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