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4/04 | 精選書摘
強納森法蘭岑:我和華萊士的友誼故事,就是我愛著一個患有精神疾病的人
他像孩子般討人喜愛,也能以孩子般的純粹回報愛。如果愛終究被排除在他的作品之外,那是因為他未曾真正覺得自己值得被愛。他一輩子被囚禁在自己的孤島上。
2016/06/01 | 黃以曦
從《寂寞公路》說起:致命的日常,日常的致命
當「日常」似是平淡、無趣的東西,而「上癮」該指那些能帶來暈眩或陶醉的什麼。為何與如何有一種關於日常的癮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