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哲人其萎︰Derek Parfit追思會
這位對任何事情都如此一絲不苟的哲學家,甚至視自己的哲學就是自己的生命。
我們應遵守昨天的承諾,那麼30年前的約定呢?
根據Derek Parfit的講法,今天的我與昨天的「我」根本不能說是同一個人,那麼許下的諾言是否不用遵守?
2017/01/09 | Joe
我讀過的 Derek Parfit
曾經聽我的老師說過,我們會覺得自己活著的時代有很多著名哲學家,但其實每個時代過去,能夠留下名字的只有極少數。我們的時代會過去,但 Parfit 很可能和 Willaims 一樣,不會被時間的洪流沖逝。
Derek Parfit哲學的慰藉:從自我到死亡
Parfit指出,其實幫助未來的「我」與幫助陌生人根本沒有分別!既然我們願意一日付出十多個小時工作,為了未來的「我」作生涯規劃,為何我們不可以為了他人付出若干的代價呢?
2016/04/18 | 王偉雄
與好學青年談哲學
我對N另眼相看,完全是由於一次偶然的閒談。原來我們是同一間健身室的會員,那天我比平時晚了一些才到健身室,碰到了 N 也在那裏。他遠遠見到我便立刻熱情地招手,我基於禮貌便過去跟他聊兩句,誰知一聊便是半小時!
2016/04/18 | 王偉雄
與好學青年談哲學
我對N另眼相看,完全是由於一次偶然的閒談。原來我們是同一間健身室的會員,那天我比平時晚了一些才到健身室,碰到了 N 也在那裏。他遠遠見到我便立刻熱情地招手,我基於禮貌便過去跟他聊兩句,誰知一聊便是半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