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11 | 區家麟
真相的四種死法
真相死亡,才令極權成為可能。如果你相信「沒有真相,只有詮釋」,又或覺得真假難分,就索性不分,小心,專制政府最樂見。當謠言滿天飛,真假不分時,結果往往是最有權錢者成為說話最大聲的人。
2019/08/20 | 岑敖暉
假新聞資訊戰︰究竟我們被甚麼統治?
我們都是被資訊所壟斷、影響甚至是控制的群體。在資訊傳遞門檻極低的今天,只要有足夠多的資源和平台,其實完全可以在社會上建構一個被假新聞壟斷和操縱的群體——就是所謂的活在平行時空、對一切荒謬和暴力都視而不見的「藍絲廢老」。
你擔心吃到有毒食品,為何卻放任「有毒訊息」不管?
因為「假新聞」的英文「fake news」其實內容未必是假,變產生了新單字「有毒的訊息 infotox」——有毒食品,侵害的是人民的身體健康,有毒訊息,侵蝕的是國家的自由民主憲政秩序。
2019/04/25 | 精選轉載
要撲滅假新聞,須針對「選擇」相信並分享荒謬資訊的人
假新聞之所以猖獗,病灶所在可能不是資訊本身,而是傳遞者,再加上某些具有論述能力的公眾人物推波助瀾,刻意把某些事件的前因後果去脈絡化,使民粹常與假新聞、公知綁在一起,重傷社會信任。
2019/04/25 | 精選轉載
假新聞必定存在,「選擇」相信並分享的人才是病灶所在
假新聞之所以猖獗,病灶所在可能不是資訊本身,而是傳遞者,再加上某些具有論述能力的公眾人物推波助瀾,刻意把某些事件的前因後果去脈絡化,使民粹常與假新聞、公知綁在一起,重傷社會信任。
當「網絡強國」遇上假新聞:中國網絡空間的資訊亂象
至2018年6月為止,中國國內的網路普及率已經達到57.7%,網路用戶人數突破8億,堪稱為「網路大國」,而觀察當前的中國網路生態,可將其中五花八門的假新聞概括為兩種主要類型。
當「網絡強國」遇見假新聞:中國網路空間的資訊亂象
至2018年6月為止,中國國內的網路普及率已經達到57.7%,網路用戶人數突破8億,堪稱為「網路大國」,而觀察當前的中國網路生態,可將其中五花八門的假新聞概括為兩種主要類型。
2018/12/10 | 李修慧
行政院為了「防堵假新聞」通過7個修法,最重可處無期徒刑
為了打擊假新聞,行政院預計修正等7部法規,最嚴重的狀況下,亂傳假新聞者可能被罰100萬罰金或無期徒刑。
馮賢賢:打擊假新聞,「網路不可管」的理念已經不合時宜
迎戰假新聞不能因為被不在乎國家安全的一方亂扣帽子就退縮,重要的應是如何妥善維護言論自由,同時確保國家安全——因此該修的法絕不是《國安法》一條而已。
2018/08/20 | chenglap
讀書也可能讓你很無知
人最大的無知,就是不察覺自己的無知,因為知道自己「不懂甚麼」,比起「懂很多」要重要多了,但以為自己看很多書就懂很多、不再無知,其實才是最危險的事。
2018/08/20 | chenglap
人類需要的並不是消除無知,而是承認無知
人最大的無知,就是不察覺自己的無知,因為知道自己「不懂甚麼」,比起「懂很多」要重要多了,但以為自己看很多書就懂很多、不再無知,其實才是最危險的事。
我們的民主被誰狙擊?從俄國干預美歐選舉看網路政治作戰
「選舉限定」的資訊戰,謹慎程度跟冷戰時期時期有得比,選舉是民主國家週期性的阿基里斯之腱,如何防止外來勢力透過網路干預大選,往後將是各個民主國家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
德國《社交網路強制法》成功避免假新聞擴散,這些人卻不以為然
2017年德國司法部起草《社交網路強制法》,強制規定社群網站針對不實言論和假新聞的下架程序,然而這項政策卻遭到包括聯合國記者、黨內外人士的反對,假新聞的管制和言論自由的維護,需要非常細膩的平衡。
2018/02/13 | TIME
Facebook與假新聞:錯誤資訊也許擋不住了,我們該怎麼做?
不管最後是否有效,Faebook決定修正動態牆的決定依然重要,因它點出了媒體和民主之間的關係岌岌可危。
不只美國受影響,擴散中的「假新聞」正滲透亞洲國家
假新聞(fake news)被選為2017年的代表字,但這種誤導資訊的影響不只存在美國,縱看亞洲,從菲律賓、印尼、柬埔寨,甚至是台灣,都曾遭受針對性的「假新聞」攻勢,而其中關鍵的治本之道,就在媒體識讀的教育。
不只美國,擴散中的「假新聞」正悄悄滲透亞洲國家
假新聞(fake news)被選為2017年的代表字,但這種誤導資訊的影響不只存在美國,縱看亞洲,從菲律賓、印尼、柬埔寨,甚至是台灣,都曾遭受針對性的「假新聞」攻勢,而其中關鍵的治本之道,就在媒體識讀的教育。
2018/01/10 | TIME
弄巧成拙助長假新聞 Facebook急撤「紅旗」機制
由於假新聞猖獗,2016年底臉書推出了「紅旗」機制用以標記爭議的資訊來源,但經過後續研究,發現這項功能反而助長假新聞被轉載流傳。
2018/01/10 | TIME
弄巧成拙助長假新聞,臉書火速撤下「紅旗」機制
由於假新聞猖獗,2016年底臉書推出了「紅旗」機制用以標記爭議的資訊來源,但經過後續研究,發現這項功能反而助長假新聞被轉載流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