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17/09/08 | 王萬睿

【FireBall火球祭】搖滾樂何以改變城市?

憤怒是搖滾樂永遠的母題,如果獨立樂團尚有批判的精神、如果搖滾樂的靈魂就是一面鏡子,站在鏡子前或拿著鏡子的人,都是見到對方殘破陰暗的弱點,接著才是拿起吉他、敲打鼓棒、說出真心話。搖滾樂本具有(也該有)批判性,始終站在當權者的對立面,監督與檢驗是他們的和弦。

2017/08/24 | 翁 稷安

【Fireball火球祭】在憤怒之中洞悉生命:淺談Brahman的音樂

就在這樣的指引下,我戴上了試聽機的耳機,對全然陌生的樂團按下了播放,然後......誇張地說,整個夜晚、人生就這樣改變了。

2017/08/08 | TNL特稿

【FireBall火球祭】龐克小鬼變大叔

如果說,龐克音樂從70年代以來,曾經改變了世界一點點,現在我們也該來檢視滅火器和自己花了17年時間,改變了台灣一點什麼呢?我不知道答案是有、還是沒有,但我肯定的是龐克音樂拯救了一部分的「我」,音樂擁有的強大力量,說不定比起會帶來世界末日的「恐怖大王」,還要巨大、無法想像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