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25 | 讀者投書
《綠簿旅友》:白的黑人紳士vs.黑的白人莽夫
復《綠簿旅友》中可看到,一個白人男性的性別身分可能處於被壓迫的階級劣勢,卻也同時具備種族優勢,一個人可以同時是壓迫者以及被壓迫者,多重身分同時交織運作,這也才能解釋Dr. Shirley跟上流黑人東尼所面臨的複雜情況。
2019/02/19 | 讀者投書
【焦點院線】《幸福綠皮書》:白的黑人紳士vs.黑的白人莽夫
復《幸福綠皮書》中可看到,一個白人男性的性別身分可能處於被壓迫的階級劣勢,卻也同時具備種族優勢,一個人可以同時是壓迫者以及被壓迫者,多重身分同時交織運作,這也才能解釋唐跟上流黑人東尼所面臨的複雜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