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09 | 精選書摘
謝子凡〈胸罩〉:如果是緊急大火,你還會先去穿好胸罩再逃生嗎?
你對胸罩的情感十分糾結。你不討厭它們,甚至著迷於精細的刺繡或是另一種極端的俐落。但你覺得麻煩又弔詭,因為在地震襲來和趕赴急診室的當下,你想到的是:「我有沒有穿胸罩?」這個看似不該是第一順位的問題。
2017/05/01 | queerology
穿戴頭巾或是解放乳頭,追求的都是社會承認女性是「完整的人」
對這兩派的女性主義者來說,都認為女性應有自主權、是完整的個人、要受教育、可以擁有財產、領導國家。我們並沒有這麼不同,我們僅僅是在到底要穿還是要脫之間出現了分歧而已。
2016/12/13 | 李修慧
上空參加同志遊行的女老師遭「查水表」?議員:我只是請教育局「了解狀況」
上空參加同志遊行的女老師發表聲明強調,下班後參與社會運動是她作為公民關心社會的實踐,她希望「從我們這代起,參與社會運動與工作不是二元對立的」。
2016/02/29 | 言人文化
《赤祼真實:100個女人的乳房》解放媒體美化後真實的酥胸
「有個男性朋友說我的書讓他很感動,但他再也不會讀第二次,因為這本書完全毀了他對乳房的想像。」
推特新風潮「#我也睡著了」,背後的意義可能比你想的還要嚴重
據秘魯《商業報》5月21日報導,墨西哥近來一張被不知情的病患捕捉到的「醫生趴睡照」引來墨西哥網路鄉民對醫護人員上班偷懶的質疑與批判,結果有眾多過勞的醫護人員站出來吐露心聲,仿效起先由冰島發起的「Free The Nipple」的運動模式,紛紛把自己在醫院睡著的照片加上hashtag "YoTambiénMeDormí"(西班牙文「我也睡著了」)貼上twitter。
2015/04/28 | 破土 New Bloom
關於解放乳頭和大眾媒體,以及「後性解放」女權運動的困境
這樣強調身體為性化主體的批判值得反思,但不甚完整。女性主體奪回被凝視的被動位置,並不一定是否定自己的身體為「性的身體」,而是除去「性的羞辱」─乳頭為必須隱藏的、扭捏的、不雅的、只屬於丈夫的。
2015/04/17 | Zou Chi
Instagram新規定:禁止張貼性交、生殖器、完全裸露的臀部和女性乳頭
Instagram頒布最新的社群守則,禁止用戶張貼裸露圖片,如性交、生殖器、完全裸露的臀部和女性乳頭的照片,希望打擊騷擾圖片和色情圖片的傳播。
2015/04/14 | 劉美妤
關於Free The Nipple:我們自然的面對自己的身體,沒想到卻變成媒體譁眾取寵的獵奇新聞
我們原本的模樣,就只是如此。如果媒體不想看見、不想讓人看見、也不想稍微去思考我們為何做這件事,那為何要報導?除了譁眾取寵、用腥羶色的標題騙點閱率,還有什麼?而這樣的話,又還配稱做媒體嗎?
2015/04/13 | 拉裘立蓓爾
【插畫】乳頭解放不是愛暴露,而是奪回選擇露與不露的自由
乳頭解放奪回女性在性的詮釋權上,和男性平等互動、對話的地位,是一個看見,「我有性,而這個性可能是你所慾的,但我對這個性是有話語權、主動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