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6 | TIME
我曾每天與朱克伯格單獨開會,如今我對Facebook失望至極
最初我認為臉書是受害者,但經過美國選舉、英國脫歐的假新聞、以及使用者資訊被出售的消息等等後,我非常的震驚與失望,朱克伯格與雪柔已被成功的慾望沖昏頭,他們已經不顧後果地去做一些不應該做的事情了。
2019/03/16 | TIME
我曾經每天與祖克柏單獨開會,如今我對Facebook失望至極
最初我認為臉書是受害者,但經過美國選舉、英國脫歐的假新聞、以及使用者資訊被出售的消息等等後,我非常的震驚與失望,祖克柏與雪柔已被成功的慾望沖昏頭,他們已經不顧後果地去做一些不應該做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