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04/24 | 鏡文學

【專訪】天地無限《滯留結界的無辜者》:人的遺憾不能被一筆勾消,鬼也是

如果追回正義,在旁人眼中是讓自己變成厲鬼,值得嗎?追回的正義,還是正義嗎?「個人的正義跟群體的利益其實是衝突的,這正是推理小說可以發揮的空間。」天地無限說。

2018/06/07 | 讀者投書

串連斷裂的年代:從《國家的零件》到《Losing, Why?》

漫畫《國家的零件》帶領讀者回到太平洋戰爭期間的1943年,看見那些迫於貧窮而離開台灣的底層農村子弟⋯與其說台灣人民所面對的課題,是被政治語言所綁架的「身份認同」,不如說對於大多數底層小人物所重視的,僅是如何能活得更好、如何更合理地活著。

2018/02/23 | 陳平浩

「轉大人」的艱難與希望:專訪《花甲大人轉男孩》導演瞿友寧、編劇楊璧瑩

從「花甲男孩」看男女主角的成長與愛情 VS. 周邊配角的敲邊鼓大亂鬥,電影版以「穿越劇」形式讓鄭花甲回到十五年前,遭遇「陌生的家人」,釐清家人們多年以來各自擁抱的「遺憾」當初是如何成形而沉澱的⋯雖然花甲系列許多人物屬於這個世代的「魯蛇」或「厭世」,也有上一代的「撿角」(比如蔡振南飾演的花甲父親),但這部電影終歸希望給予觀眾一個希望──也是給予正在「轉大人」的台灣電影圈一個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