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12 | 壁虎先生

喬登皮爾的《我們》:魔花的綻放,複製人的政治隱喻

喬登.皮爾的《我們》:電影的前半段被塑造成一個《大快人心》式的「富裕中產家庭被暴徒入侵」電影,直到中段才超展開它的全貌:透過一個和1968年的《活死人之夜》同樣簡單的電視新聞緊急播報,,轉場成一場世界性的末世災難⋯⋯

2019/04/03 | 賈小米

《我們.異》:當他們殺死我們,靈魂與階級能否隨之轉變?

《我們》最讓我驚喜的在於,人物激發了觀眾的同理心,卻也在一瞬間將其戳破,模糊了角色善與惡的界線。爸爸Gabe穿著Howard University的上衣,說明他受到的高等教育,這家人是中產階級的黑人家庭,他們的好友是更上階層的白人家庭,而這些「複製人」的階級又要如何定義。

2019/04/02 | 賈小米

【焦點院線】《我們》:當他們殺死我們,靈魂與階級能否隨之轉變?

《我們》最讓我驚喜的在於,人物激發了觀眾的同理心,卻也在一瞬間將其戳破,模糊了角色善與惡的界線。爸爸Gabe穿著Howard University的上衣,說明他受到的高等教育,這家人是中產階級的黑人家庭,他們的好友是更上階層的白人家庭,而這些「複製人」的階級又要如何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