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

卡拉OK(日語: カラオケ Karaoke)又稱KTV,是源自日本關西地方的娛樂性質歌唱活動,通常是在播放預錄在錄影帶之類儲存媒介上、沒有主唱人聲的音樂伴奏同時,在電視螢幕上同步播放有著節拍提示的歌詞,然後由參與者邊看著歌詞邊持麥克風歌唱。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1/10/04 | TNL 編輯

今日本土+0,指揮中心宣布5日起7大鬆綁政策:餐飲內用不用隔板、KTV桌遊開放非酒精飲料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今(4)日再度宣布防疫鬆綁,明日起至10/18仍維持二級警戒,但餐廳內用可以不限隔板或1.5公尺間距,超商販售茶葉蛋、關東煮等熟食不限由工作人員服務方式販售。

2021/09/27 | 潘柏翰

今日本土零確診、1例死亡,即日起放寬雙鐵、遊覽車、藝文表演和體育賽事防疫管制措施

昨(26)日在記者會上宣布,7月22日前已經接種第一劑AZ疫苗,且間隔滿10週以上、52歲以上的民眾由各縣市政府安排接種,陳時中今日表示改為回歸公費疫苗預約平台處理。

2021/07/20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KTV夜店群聚後又爆出裕廊漁港疫情,新加坡本土案例增163起

王乙康表示,KTV夜店感染群已逐漸控制下來,已有超過5000名員工、陪酒女郎、顧客接受檢測,每天新增確診人數逐漸往下降。不過,裕廊漁港感染群擴大的趨勢「令人擔憂」,目前已擴散至許多其他傳統市場。

2020/04/28 | TNL 編輯

錢櫃北市4家分店消防安檢不合格,全台門市將停業一週

台北市政府今天對錢櫃所有台北門市聯合稽查,結果包括西門中華店、敦南店、南京東路店和松江店都被發現在消防安全及設備有不合格之處,遭到勒令停業。

2020/04/28 | 蔡宗翰

人群密集的娛樂場所如何防災?談「防火管理制度」與逃生

為了降低公共場所的火災風險與傷亡,場所必須有相關軟硬體的防護,也就是「防火管理制度」。那民眾本身在進出公共或娛樂場所時,該注意些什麼?

2019/02/22 | Abby Huang

【2大KTV聯姻】歷經12年再提合併,錢櫃宣佈斥資67億併好樂迪

國內3大連鎖KTV,分別是好樂迪、錢櫃及星聚點,如果好樂迪、錢櫃合併成功,若以門市數量來看,大者恆大的趨勢清晰可見。

2018/10/03 | 精選書摘

《木蘭的外婆》小說選摘:走進KTV就唱起對毛澤東歌功頌德的「紅歌」

這些年大家對文化大革命的真相,知道的已經越來越多;他們其實應該要正視自己年輕時候的惡行,不該再這樣假裝無辜,假裝沒事一樣。

2018/04/01 | 精選書摘

澳門身份出現的契機:以往的KTV「分母」,終於成為搶麥克風的公民

沒有社會參與,沒有本土意識,主體性不彰──這就是澳門人以往的「無我」狀態。但以上種種背景,令「我愛澳門」的論述悄悄蘊釀,只等待水到渠成的時機。

2016/05/16 | KKBOX

【史丹利的音痴路】「每到夏天我要去海邊」──那些被遺忘的好音樂們

那些我喜歡的歌曲與歌手們,他們可能是一片歌手,可能歌紅人不紅,可能是好像有紅過但很快就消失的,想說要大家不要忘記他們,所以就寫出來懷念一下吧!

2016/04/14 | 沈政男

失智老人的懷舊治療:這首歌要學起來,很多阿嬤都會唱

失智以後,短期記憶受損,新的人事物記不起來,但長期記憶因為埋在腦海深處,還不至於被摧毀,於是可做為通往老人家日漸崩壞的心靈世界的管道。

2016/03/16 | 讀者投書

智慧局廢止音樂著作權集管團體,將影響全台數千萬民眾使用音樂著作的權益

如果智慧局仍然繼續以消極的態度處理此事,地檢署的檢察官們就真的該準備因應這段「短期陣痛期」內,泊泊湧入的刑事告訴案件了。

2015/11/29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作曲人失眠時突發靈感的旋律,打造了張學友與高慧君的經典對唱曲目〈你最珍貴〉

好歌不寂寞,〈你最珍貴〉集結了這麼多的幕前幕後人員、歌迷的願力與「集氣」,難怪能歷久不衰,成為傳唱至今的經典深情之作。

2015/07/26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情歌不再只是療傷,陳勢安〈天后〉唱的就是男人在感情中的自覺

〈天后〉能引起這麼多男人的共鳴絕非偶然,歌詞「被侵佔所有還要笑著接受」一語道破男人在不對等的愛當中的無辜與無奈;「我嫉妒妳的愛,氣勢如虹」寫出了男子漢的幽微妒忌心;「妳要的不是我,而是一種虛榮」是男性自省更是自覺。

2015/05/12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背叛」紅遍華人世界,但你知道曹格的創作靈感其實不是愛情嗎?

紅遍華人世界的情歌〈背叛〉,原唱原作曹格最初寫歌的源起,卻是非關男女情愛,而是對從小撫育提攜的爺爺,無法當面告別的傷痛吶喊。創作對曹格而言,是直覺地把生活的感受紀錄下來,〈背叛〉是曹格的爺爺去世時,家人顧慮遠在台灣工作的曹格會傷心難過,直到告別式結束才通知他,無盡的遺憾讓曹格情不自禁譜出曲子,最初的demo並沒有詞,只有一句say goodb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