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5/07 | 精選書摘
卡爾波普《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理性批判的討論,是一種容許假設性理論代替我們去死的方法
唯有民主政治、開放的社會,才能提供我們矯治罪惡的機會。一旦我們經由暴力革命摧毀了民主社會的秩序,我們就唯有蒙受革命帶來的重大惡果,而新的社會秩序更亟待建立,在其中,我們依然同樣無法取消社會的罪惡、不公和壓制。
2020/05/07 | 精選書摘
卡爾波普《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為何柏拉圖、黑格爾與馬克思三人是當代民主社會的敵人?
波普認為,柏拉圖與黑格爾成為了歐洲法西斯政權的共同思想根源,而馬克思則啟發了俄國史達林錯誤的規劃經濟,他們三人的思想將導致歐洲社會的閉鎖與部落化,因此他在序言直言「偉人可能會犯大錯」,為了使我們的文明持續下去,世人「必須拋棄順從偉人的習慣」。
2019/01/24 | 書生百用
真正的科學就是可被否證?波普爾的否證論及其難題
只有可以否證的理論,才有資格成為科學理論?這種常見的科學哲學理論,其實需要面對若干難題。
民主政體的內部困難:由寬容悖論說起
若在多元寬容的社會當中出現了不寬容的人,我們還應否對他們寬容呢?把他們排除在寬容社會之外,繼而成為自己也成為不寬容之人?還是,不理會民主社會自我推翻的風險把他們納入其中?
2016/12/17 | 王偉雄
哲學名氣和將被遺忘的哲學家
名氣大小這回事,從來都是不公平的,不是誰的質素高些,誰的名氣就大些,這在哲學界也不例外重。
2016/11/29 | 王偉雄
兩場哲學羅生門︰達爾文的黑箱與維根斯坦的撥火棒
人的感觀和記憶難免受觀點、信念、和主觀意願影響甚至扭曲,而且往往是無意識的,防不勝防,難以改正。
2016/11/28 | 王偉雄
兩場哲學羅生門︰達爾文的黑箱與維根斯坦的撥火棒
人的感觀和記憶難免受觀點、信念、和主觀意願影響甚至扭曲,而且往往是無意識的,防不勝防,難以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