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杜特蒂接受「莫洛國基本法」 暗示菲國應有「國中國」
菲國南部穆斯林自稱為莫洛人,希望在祖地民答那峨島上,建立名為莫洛國的獨立穆斯林國家。過去40多來的武裝抗爭,估計約有12萬人喪生。
從《殺戮的權利》看菲律賓Lumad人的命運:有最蓊綠的山林,也最受外來者垂涎
久遠以前有個神話。一群伐木者闖入了Monobo族祖先的領土,族人們因餓昏頭,誤將其中一名伐木者誤當作野豬殺害,從此使Monobo族人被冠上了「Sagasa」
菲律賓達沃市慶典外的真相:「軍人所謂的『和平』,就是我們部落首長的『永世長眠』」
「看到Kadayawan的景象,對我們來說是非常痛心的。」說話者是南部民答那峨原住民組織PASAKA的秘書長, 馬諾波族族青年Jong。「那些漂亮的衣服跟舞蹈,都是給外國人看的秀。政府只想呈現出快樂、有趣的一面,但當你踏進庇護所,跟族人們說話,就會知道我們真實的處境。」
菲律賓達沃市慶典外的真相:「軍人所謂的『和平』,就是我們部落首長的『永世長眠』」
「看到Kadayawan的景象,對我們來說是非常痛心的。」說話者是南部民答那峨原住民組織PASAKA的秘書長, 馬諾波族族青年Jong。「那些漂亮的衣服跟舞蹈,都是給外國人看的秀。政府只想呈現出快樂、有趣的一面,但當你踏進庇護所,跟族人們說話,就會知道我們真實的處境。」
【現場紀實】首屆東亞迫遷大遊行,七國團體集結凱道爭取居住正義
在東北亞及東南亞高度城市化的脈絡下,各地大規模的迫遷事件,導致人民居住權及健康尊嚴的迫害,對此,亞洲舉辦首屆東亞迫遷法庭(ITE-EA),盼能集結國際力量,對政府施壓並讓受迫遷者發聲。
菲律賓奎松市受迫遷威脅者恐達10萬人!首屆東亞迫遷法庭,7國集結凱道大遊行
在東北亞及東南亞高度城市化的脈絡下,各地大規模的迫遷事件,導致人民居住權及健康尊嚴的迫害,對此,亞洲舉辦首屆東亞迫遷法庭(ITE-EA),盼能集結國際力量,對政府施壓,讓受迫遷者發聲。
消失在菲律賓政府眼中的Lumad人:他們已被迫逃離家園,現在連避難所都被攻擊,還能逃去哪?
除了莫洛人之外,菲律賓還有一群被主流社會排擠在外的Lumad原住民。他們的孩童沒有受教權,學校常成為民兵的攻擊目標,而跨國企業的進駐及開發,更使原住民傳統領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
消失在菲律賓政府眼中的Lumad人:他們已被迫逃離家園,現在連避難所都被攻擊,還能逃去哪?
除了莫洛人之外,菲律賓還有一群被主流社會排擠在外的Lumad原住民。他們的孩童沒有受教權,學校常成為民兵的攻擊目標,而跨國企業的進駐及開發,更使原住民傳統領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
消失在菲律賓政府眼中的Lumad人:他們已被迫逃離家園,現在連避難所都被攻擊,還能逃去哪?
除了莫洛人之外,菲律賓還有一群被主流社會排擠在外的Lumad原住民。他們的孩童沒有受教權,學校常成為民兵的攻擊目標,而跨國企業的進駐及開發,更使原住民傳統領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