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12 | 讀者投書
從震驚社會的「安娜之死」到閉關家暴,西班牙的性別暴力有改善嗎?
與其等法律一個一個去補洞,更重要的是人心的改變:一個女孩有機可趁,不是她賤,是利用他人弱點之人可鄙。罔顧她的想法,成全你的私慾,那不叫愛情,那就占有慾。
2019/12/05 | 歐陽正霆
說好的「糾纏行為防制法」,又一次在立委換屆後胎死腹中
被騷擾的男子當時告訴記者:「難道非得出人命,才要辦嗎?」答案可能是「對。」雖然內政部早在2017年承諾要對「騷擾入罪」有具體行動,第九屆立法院任期將屆,這個當時說好的「母親節禮物」可能又要胎死腹中。
2019/10/16 | 精選轉載
從《小丑》談群體效應:我們的社會,比高譚市更瘋狂
電影中亞瑟的行為,明明都是一個人,為什麼引起那麼多人的跟隨與響應,甚至暴動?比起亞瑟無意間帶動的群體效應,刻意操弄群眾情緒的現實社會,是否比高譚市瘋狂?
2019/10/10 | 丁肇九
2019諾貝爾文學獎一次頒2年:得獎者是誰?為何又沒有村上春樹?
因為2018年「#MeToo」運動延燒導致停頒的諾貝爾文學獎公布得獎者,朵卡萩和漢德克兩位得獎者分別是誰?每次都被看好的村上春樹為何再度擦身而過了呢?
2019/05/29 | 精選書摘
《性、謊言、柏金包》前言節錄:女性有性欲也會出軌,但這種事會惹惱大眾
當一個又一個處於認真關係的女性告訴你,自己在性方面不同於一般人,她們有不該有的旺盛性欲,忍不住想要出軌,你會感到「不尋常」才是常態,在探討女性欲望、性愛與一夫一妻制的時候,「正常」絕對需要被重新定義。
2019/05/28 | 精選書摘
《性、謊言、柏金包》:女性有性欲也會出軌,但這種事會惹惱群眾
當一個又一個處於認真關係的女性告訴你,自己在性的方面不同於一般人,她們有不該有的旺盛性欲,她們忍不住想要出軌,你會感到「不尋常」才是常態,「正常」絕對需要被重新定義,尤其是在探討女性欲望、性愛與一夫一妻制的時候。
2019/03/21 | 精選書摘
伊藤詩織《黑箱》:配合警方調查強暴案,卻被問「您是處女嗎?」
男性搜查員們站成一排,在柔道館用人偶還原當時被強暴的情況。「那麼,請您躺在上面。」我仰躺在藍色軟墊上,被搜查員們圍繞著。「這種感覺?」「還是像這樣?」其中一名搜查員把一個大型人偶騎在我身上,一邊問一邊移動人偶。當閃光燈亮起,快門被按下的瞬間,強撐著理智的我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2019/03/20 | 精選書摘
伊藤詩織《黑箱》:成為受害者之前,我一直沒意識到性犯罪是何等暴力
當我緊閉雙腿並彎曲身體時,山口將臉湊近索吻,我絕望地別過臉,而因為這樣臉被緊緊壓在床上。在頭和身體都被壓制住的狀態,我漸漸無法呼吸,在即將窒息的瞬間,我以為自己會被殺。
2019/03/20 | 精選書摘
伊藤詩織《黑箱》:「您是處女嗎?」這種質問無疑是「二次強暴」
男性搜查員們站成一排,在柔道館用人偶還原當時被強暴的情況。「那麼,請您躺在上面。」我仰躺在藍色軟墊上,被搜查員們圍繞著。「這種感覺?」「還是像這樣?」其中一名搜查員把一個大型人偶騎在我身上,一邊問一邊移動人偶。當閃光燈亮起,快門被按下的瞬間,強撐著理智的我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2018/11/28 | 李修慧
智利擬用詩人「聶魯達」命名國際機場 #MeToo支持者斥「崇拜強暴犯」
聶魯達曾在回憶錄中自述,他曾在外派斯里蘭卡時,強暴一名女僕。這件事也促使人們重新評估聶魯達的文學價值,一名女性主義者表示,「是時候停止崇拜聶魯達了,他的藝術成就,並不能赦免他強暴的罪。」
2018/11/27 | 李修慧
智利想用詩人「聶魯達」命名國際機場,卻被Me Too支持者抗議「別崇拜強暴犯」
聶魯達曾在回憶錄中自述,他曾在外派斯里蘭卡時,強暴一名女僕。這件事也促使人們重新評估聶魯達的文學價值,一名女性主義者表示,「是時候停止崇拜聶魯達了,他的藝術成就,並不能赦免他強暴的罪。」
2018/09/11 | 李修慧
被爆性侵、性騷擾女性超過10年 《60分鐘時事雜誌》監製被火速解僱
事發時,被害人極力反抗,事後,她接到孟維斯的電話,他在電話那頭明確的威脅:「我警告你,我會摧毀你的職業生涯,你永遠無法爭取到寫作的工作,沒人會雇用你。你聽清楚沒。」
2018/09/11 | 李修慧
被爆性侵、性騷擾女性超過10年,曾開發《六人行》的CBS執行長被火速解僱
事發時,被害人極力反抗,事後,她接到孟維斯的電話,他在電話那頭明確的威脅:「我警告你,我會摧毀你的職業生涯,你永遠無法爭取到寫作的工作,沒人會雇用你。你聽清楚沒。」
2018/03/16 | 李修慧
Me too再延燒:立法院爆出助理性騷擾,加害人嗆「反正申訴都是我在處理」
立法院秘書長林志嘉表示,國會助理是由立委所雇用,有關違反性騷擾防治法相關行為,應由立委接受申訴,受理後進行調查。立法院會提供協助。
2018/03/16 | 當代評論
為何馬來西亞沒有 #MeToo?
社會事件本可成為一場社會運動的契機,但剪肩帶事件的各種攻擊以及捍衛涉及人士的言論讓其無法「燎原」,十年前的陸庭諭事件同樣如此。若社會仍把性當成禁忌,司法制度再完善,性騷擾問題還是會發生。
性騷擾在大學校園悶燒
「社會視性為羞恥和醜陋的事,所以大眾都十分忌諱,不敢講、不習慣講、也不知怎樣講性。」
性騷擾在大學校園悶燒
「社會視性為羞恥和醜陋的事,所以大眾都十分忌諱,不敢講、不習慣講、也不知怎樣講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