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6/02 | 方格子vocus

強尼戴普 vs. 安柏赫德案:侵害名譽權該怎麼認定?Me too運動是否可能導致誣告?

我想真正應該做的是,社會仍然需要思考如何給予真正被害人有空間可以提出救援,而不是將問題點怪罪到Me too運動,應該避免用先入為主的「性別框架」或是「種族」、「職業」等等標籤化可能的加害者或被害者,而導致真正的被害者不敢或擔心被污名化而不敢對外求援,而造成嚴重的後果。

2019/03/30 | 辣台妹聊性別

你的生活就是我的A片:南韓「色情報復」與「停止偷拍殺人」運動

現今南韓與台灣對偷拍和色情報復的法制規定尚不周全,除了制裁效力較輕,適用的法律(如刑法妨害秘密罪、散播猥褻物品罪等)也 未能完全對應數位時代的性別暴力犯罪情勢,政府與社群平台也沒有建立阻斷私密影像擴散的程序和機制,還有很大的制度改進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