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16/12/06 | 翁 稷安

神性、人性以及超越:Swans《The Glowing Man》

他們的音樂本質仍屬小眾,能得到大眾廣泛的回響,間接說明了他們音樂的核心樣貌,那些艱澀難懂的歌曲,與其說是音符和樂句的組合,倒不如說以音樂為手段對人心進行解剖,因為切得夠狠、挖得夠深,把人們對自身的了解逼迫到前所未見的前緣,產生了巨大的共鳴。

2016/11/08 | 陳 從吾

向臨界前進:專訪Swans樂團首腦Michael Gira

他說:「期待在現場看到你。」這既是對樂迷的召喚,也是對未來的召喚。

2016/03/07 | 陳 從吾

從無浪潮到後搖標籤:Swans漫長的音樂道路

Michael Gira傳奇軼事不斷(比如說因為當藥頭入獄、與Jarboe的情史),這次的事件尚未落幕,但要認識他只從奇人軼事、羅生門的爭議,不從他發跡的Swans講起就太可惜了

2016/03/07 | 陳 從吾

從無浪潮到後搖標籤:Swans漫長的音樂道路

Michael Gira傳奇軼事不斷(比如說因為當藥頭入獄、與Jarboe的情史),這次的事件尚未落幕,但要認識他只從奇人軼事、羅生門的爭議,不從他發跡的Swans講起就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