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0/12/29 | 德尼思化

莫內的《睡蓮池》,藝術家的最終歸宿

睡蓮,本來只是美麗的錯誤。莫內純粹為了樂趣種植,沒有打算入畫,當他種下第一棵睡蓮,彷彿重新發現了美。他馬上執筆繪畫睡蓮,從此,幾乎沒有繪畫其他的題材。

2020/12/03 | 德尼思化

莫內的乾草堆,連畫潛伏的光陰

時間,是藏於所有事物背後的魔術師。莫內作畫追逐光影,指涉時間概念,首位以完全相同題材,創作二十五幅作品的藝術家,純粹繪畫光影,最終意外地呈現時間之抽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