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0/07 | 讀者投書

數位性暴力:如果全世界都看過我的裸體,我該怎麼正常的生活?

台灣目前有關數位性暴力的處罰散布在刑法的各個章節,且刑度普遍不高,當事人是否「合意拍攝」也會影響到法規適用,但同意拍攝也不等於同意被散布,如果憾事發生,有什麼社會資源能夠確保受害者能正常生活?法規又該如何修的更完善?

2020/07/20 | 辣台妹聊性別

性很愉悅,直到有人用它羞辱我:我們該如何看待「A片」?

當我們發現一個影片中的人有可能實際上在受暴時,我們可以選擇不看;當我們無法確定一段影像是否經過片中人同意才被散布時,我們可以選擇不看;當一段素人影像明顯是未經同意流出時,我們可以選擇不看。

2020/05/12 | 李秉芳

杜絕台灣「N號房」,立委要立專法「限時下架」性私密影像

目前台灣針對「未經同意、拍攝和傳播性私密影像」的主要規定都在《刑法》中,不過立委們認為,罰則不夠重外對被害者的保護也不足,光是影像沒有及時下架就會繼續造成傷害。

2020/04/23 | 菜市場政治學

性剝削之下的責任歸屬:N號房事件中「只觀看沒施暴」的人有罪嗎?

「N號房」事件中,部分會員主張他們並未參與施暴,不必為影片中的性暴力負責,而類似狀況的「血汗工廠」,從成衣品牌到承包商再到消費者,大多並非蓄意傷害受害者,但都間接導致了具傷害性的後果。

2020/04/13 | TNL 編輯

震驚全球的韓國「N號房」事件,主嫌遭檢方以14項罪名起訴

N號房事件不只主嫌引起群眾憤怒,觀看性剝削影片的會員也遭譴責,青瓦台超過300萬人連署希望公布會員的資料。如果此案適用「犯罪團體組織罪」,付費觀看不法色情影片的會員都可能被視為犯罪團體的一員,處以較重刑罰。

2020/04/07 | Lo's Psychology

心理學解讀N號房事件(一):性罪犯的行為動機

為何犯罪嫌疑人在線上線下的反差會如此巨大?從行為心理學(Behavioural Psychology)的角度出發,行為其實源自個人的思維方式,而個人的思維方式中又蘊含了其背後的行為動機。

2020/04/03 | TJ

【關鍵眼中盯】Telegram群組之外,還有很多「看似自願」的N號房正在發生

從受害者被強迫的「n號房」到自行上傳情色影片販售的平台,許多人會以「是否為主動」判斷這些事件中的女性是否受到剝削、是否應受苛責,但你可曾想過,相關的行為其實都不脫離男高女低的階級架構,目的也都是滿足男性?

2020/04/02 | 精選轉載

媽媽總是說「穿裙子一定要穿安全褲」,因為她也逃不出那些性騷擾惡夢

世界永遠都還不夠好。看到N號房的事件,看到有一些「那些女孩子不要拍裸露照片就不會發生這種事」、「這些女孩子沒有保護好自己」的論調,最先想起的是我的安全褲事件,還有媽媽。

2020/03/31 | 讀者投書

韓國「N號房」事件連署群情激憤,是為了「拯救」還是「報復」?

大家連署真的是為了拯救被害人嗎?抑或是抱持著想讓加害人受到懲罰的報復心態?若大眾只是以「報復」作為目的,那悲劇仍會不斷發生。

2020/03/29 | 讀者投書

「N號房」事件後:除了將罪犯抓起來,該怎麼防治兒童性虐待?

一份文獻顯示,人們「願意」採取行動來防治兒童被虐待,然而,此意願並不保證人們目睹兒童被虐待時真的會立馬採取行動。美國的一份調查顯示,92%的成年人說如果他們目睹孩童們受到虐待,會立即採取行動,但實際上,真正採取行動的只有其中的34%。

2020/03/25 | 讀者投書

韓國「N號房事件」:從父權到厭女,「27萬名趙主彬」能夠繩之以法嗎?

南韓國會更加緊討論修《N號房處罰法》,更因為成人女性做為性剝削影片的對象,如果沒有親自拍攝或流傳只是持有並沒有實際的懲罰,才會有非常強烈要求公開聊天室參與者個人資料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