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0/27 | TJ

【關鍵眼中盯】中天為何該關台?我想「泛政治化」的討論這件事

若是完全從政治考量來看,把中天新聞留著或許對執政黨更好,因為中天存在(和他們的荒謬行徑)是號召支持者的最好工具,中天鬧越兇,反中天(也是反反民進黨價值)的力量就越穩固,而民進黨願意放棄這項紅利的唯一理由,就是發現自己快沒法向「基本盤」交代了。

2020/10/26 | 李秉芳

【懶人包】中天換照吵什麼?聽證會攻防一次看

中天的新聞部主管、代理人律師,認為NCC一直強調他們的裁罰件數和金額有失公允,且質疑NCC檢視媒體的標準並不一致。

2020/10/26 | 李秉芳

【換照聽證會】NCC問為何報導韓國瑜穿襪子睡覺、拿酒杯姿勢,中天:觀眾有興趣

被裁罰的案件中,遭指違反事實查證、違反公共利益,有5個是政論節目,但中天新聞主張,來賓有言論自由,不應適用《衛廣法》提到「製播節目」相關內容。

2020/10/26 | 李秉芳

史上首次「電視台換照」聽證會:中天新聞換照案攻防焦點一次看

中天如何改善違規處分、落實自律機制,以及經營者的適格性、能否維持新聞編輯室專業自主,以及董事長蔡衍明將親自出席與否,是今日聽證會焦點。

2020/10/26 | 讀者投書

NCC處理新聞台換照,是否對中天有差別待遇?

社會各界相當關注中天換照一事,然而,依照憲法法律本來就該開聽證會,中天新聞台卻變成第一家通傳會開聽證會的執照案;通傳會附加有關自律的條件,並不嚴格遵守法律授權,超前尚未通過的草案,還選擇性地給中天二種自律要求。

2020/10/24 | 吳瑟致

相較於法國抗議極端主義,台灣某些人用「新聞自由」護航威權實在荒謬

媒體有公共性的特質,不全然是市場考量,市場競爭無助於「造假報導」與「刻意誤導」的修正,以及媒體配合中共裡應外合,都不是自由市場就可以克服的問題。對台灣而言,放任敵對國家操控國內媒體,台灣的民主自由才是國際社會的笑話。

2020/10/23 | 《思想坦克》

立場偏頗、內容錯誤、收受中資,哪個才是下架中天的「正確」理由?

中天新聞換照審查在即,不同的人分別提出立場偏頗、內容錯誤、收受中資等理由,認為應該「下架中天」,但在種種爭議的背後,其實正顯現出媒體自律機制的失靈。

2020/10/20 | TNL 編輯

中天新聞台換照案,會如上次「驚險」過關嗎?通過門檻是什麼?

NCC每6年換發電視執照,效期內每2年評鑑1次。中天新聞台上次的換照是在2014年,不過當時也是驚險通過。

2020/09/03 | TNL 編輯

「OTT專法」生效,歐銻銻娛樂中止代理愛奇藝:禁止我們也無法解決問題

代理商歐銻銻娛樂發出聲明強調,經濟部認為中國網際網路視聽服務在政治、社會、文化上具有敏感性,且有影響國家安全之虞。但禁止他們繼續擔任愛奇藝代理商,無法解決任何問題。

2020/08/21 | 法操FOLLAW

政府「追殺」愛奇藝?中國OTT服務在台灣其實從未合法過

既然中國OTT服務在台灣根本沒經過許可,為什麼大家卻可以用了這麼多年都沒出事?難道是因為政府疏漏,一直沒有抓這個「非法行業」嗎?

2020/08/19 | Abby Huang

經濟部重手封殺中國OTT服務,愛奇藝、騰訊在台恐無「合法」代理商

7月OTT專法公告之後,的確影響部分與愛奇藝合作的廠商投放廣告,但經濟部昨日公告,直接點名禁止台灣代理商代理行為,是真正比較大的影響。

2020/07/16 | TNL 編輯

全球第一部《OTT專法》出爐,愛奇藝等「中資平台」會就此被下架嗎?

中國的OTT平台因為牽扯到複雜的「中資」問題,需要陸委會、經濟部投審會也同意,OTT專法才能適用在他們身上,並非NCC自己說了算。

2020/06/23 | 方瑋晨

NCC將第四台收費方案分成「清冰、八寶冰」可行嗎?有哪些疑慮?

NCC設定的政策目標,大約是「保障基本收視權益」、「健全平臺產業發展」、「增進消費者多元選擇」、「導引製播優質內容」,但在政策的架構下,卻可能發生系統商、頻道業者兩方都不樂見的方案出現。

2020/05/13 | 李秉芳

NCC新提名委員一致同意,愛奇藝、騰訊TV等「非法」OTT平台應在台下架

要讓App下架,涉及Google、Apple等平台業者的全球經營策略,不是台灣喊下架就能「趕走」業者。但若台灣的電信業者不提供本地伺服器和機房等服務,業者要在境外提供台灣用戶相同服務的難度提高。

2019/12/26 | 新社會政策雜誌

系統業者與頻道業者的爭端,可能不是單靠NCC就能解決

NCC針對系統業者與頻道業者的頻位與授權費用爭議,僅能透過有線廣播電視法的調處程序處理,在調處中僅能促成雙方和解或達成協議,但並無其他具強制力之法規或政策工具,而系統商本身,也有許多「不能說的秘密」。

2019/11/20 | 精選書摘

《台灣與民主的距離》:要從根本上確保台灣安全,第一要務是維護「自由式民主體制」

一旦面對強勢的政府、虛弱的獨立機制,和冷漠的社會,則在國家/自由的拔河競賽中,很容易就傾向國家的一邊,而以自由為犧牲。在這裡便出現了走向選舉決定政權、政權決定一切的「非自由民主」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