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7/05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當年的普立茲獎燒夷彈女孩完成皮膚治療,潘金福:「50年後,我是一位呼籲和平的倖存者」

黃幼公回憶道,「當時她在跑,我看到她的手臂著火,她的身體被嚴重燒傷」。潘金福說,「他照了我的照片後,看到我的燒傷如此嚴重,就放下了他的相機,趕緊把我送去最近的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