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4/23 | 精選書摘
富裕的城市永遠需要窮人,而且最好是來自他處的窮人
不同於一句廣為流傳的口號:富裕的中心永遠需要窮人,現實中它們偏好的是來自他處的窮人,而不再想要與自己有永久利害關係的窮人。過去作為資源的鄰近市郊如今經常變成負擔,潛在的大量勞動力被排除在都會之間先進經濟體的循環之外。他們是吉侯德口中的無用之人,或是Joan Robinson的形容:「被資本家剝削的悲劇完全比不上一點也不被剝削的悲劇。」
2018/04/22 | 精選書摘
富裕的城市永遠需要窮人,而且最好是來自他處的窮人
不同於一句廣為流傳的口號:富裕的中心永遠需要窮人,現實中它們偏好的是來自他處的窮人,而不再想要與自己有永久利害關係的窮人。過去作為資源的鄰近市郊如今經常變成負擔,潛在的大量勞動力被排除在都會之間先進經濟體的循環之外。他們是吉侯德口中的無用之人,或是Joan Robinson的形容:「被資本家剝削的悲劇完全比不上一點也不被剝削的悲劇。」
2018/04/22 | 精選書摘
「超工業時代」的關鍵挑戰:如何吸引並留住遊牧型工作?
一旦當「轉移成本」──意即損失在當地互動中累積之連結關係的代價──變得夠高,這種我稱之為「黏性」的生態系統便能促使企業從此生根。在這個國與國之間吸引企業落腳之一般條件(稅租、勞動權、商業環境、司法保障等)競爭殘暴的年代裡,發展這種具黏性(轉移成本高)的生態系統因此成為一優先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