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27 | 讀者投書
如果台灣加入CPTPP,我們可能得「賠償」被起訴的外商企業
RCTPP中包含了「跨國公司專屬仲裁庭」的認可,這表締約國跨國公司的環境污染、勞工剝削、消費糾紛的等等爭端,司法管轄權皆將移轉至「跨國公司專屬仲裁庭」,本國司法體系自動癱瘓,曾汙染厄瓜多土地長達30年的雪弗龍公司,甚至還以此反告厄瓜多,獲得一筆鉅額賠償。
2018/08/16 | 吳象元
台灣版「永不妥協」RCA工傷案:抗爭20年判決死傷262人獲賠5億確定
美國家電品牌RCA在1970年至1992年期間於台灣設廠,卻長期傾倒有毒廢料,導致廠區土壤及地下水遭受嚴重污染,RCA桃園廠員工,至少有1,375人罹患癌症。
2018/06/22 | 李秉芳
行政院提出《勞動事件法》保障勞工打官司,RCA工殤悲劇將不再重演
勞工與資方的不對等關係,造成資方常在司法訴訟上與勞工進行消耗戰,勞工長期處於弱勢,沒錢、沒時間打官司,常常選擇放棄。
2018/06/14 | 讀者投書
纏訟多年的RCA勞工職災案,誰才是真正的「法院之友」?
台灣的「法庭之友」透過如此漫長艱辛的法律動員,讓工業汙染的真相終能大白。在RCA勞工的一審及二審勝訴判決中,台灣的法官有許多解決現代工業汙染的進步見解。我們希望台灣的司法系統積極協助解決重大社會爭議,最高法院維持原審自為判決,才能避免悲劇再度發生。
2017/10/05 | 精選書摘
東亞勞工白老鼠,合唱性別、勞動與健康交織的「賽伯格」悲歌
這些手連生產線的亞洲勞工,成為測試有機溶劑毒性的白老鼠,她們身陷在「整合的迴圈」裡,共同吟唱一首由東亞的性別、勞動與健康交織共譜的賽伯格悲歌。
2016/07/21 | 共誌
電影中的勞工抗爭困境──談《絲克伍事件》
勞工抗爭的困境,正是這種「儘管知道,但不一定解決得了」的狀況。因此,就算我們因為種種因素,無法大聲聲援那些爭取勞動條件的抗爭者,也請不要讓他們感到更加孤立。
2016/05/03 | 精選書摘
別再試圖改變叫不動的員工了,你應該花時間維持「積極者」的工作衝勁
試圖讓一個乘客起來走路,並不會改變公車行進的速度,最終只是浪費時間。但「跑者」總是有許多新的想法,每花10分鐘在他們身上,回報的努力卻貢獻出等比級數的成長。
2015/10/23 | Shih Yuan
苦等工殤慰問金未至 RCA受害工人求勞動部放寬請領限制
關懷協會表示,有些受害員工因已經請領勞保老年一次金,或醫院沒保留早年醫療費用紀錄,或無法出具因病不能工作證明等因素,難以請領職災醫療、傷病、失能、死亡等給付。
2015/07/31 | Shih Yuan
RCA工傷案進入二審訴訟 勞動部出1億擔保金助提假扣押
RCA在台設廠期間,違法將三氯乙烯及四氯乙烯等有機污染物質,倒入廠區所挖掘的地下水井中,導致不知情的員工因長期飲用地下水而慢性中毒、罹癌。
2015/07/16 | 吳象元
創業,總帶了點傳說的味道:是撰寫熱血無比的青春故事,還是苦樂參半的人生經歷?
1976年,當年21歲賈伯斯和26歲的沃茲尼克(Steve Wozniak),就是在自家車庫裡搞出了蘋果一號電腦( Apple I Computer),1970年代,也有這麼一群投身創業的年輕人,在政府支持下,扛起台灣電子產業轉型大任。 關鍵評論網推出「爸媽,我想創業!」專題,從理性的團隊創辦人角度觀點、近距離觀察美國矽谷脈動,到感性的創業團隊分享、共創空間的故事,打破你對創業不切實際的想像,誠實打量你的夢想。
2015/06/16 | 阿Ken
宇鴻科技勒令停工受檢! 300多位居民為遲來的正義歡呼
菓林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錫達說,宇鴻公司的廢水、廢氣嚴重影響空氣和河川,菓林里居民罹癌率不斷攀升,而宇鴻公司14年來被查獲廢溶液申報不實、廢棄物露天堆放、非法掩埋污泥、爐渣等違規40次,
2015/05/26 | Shih Yuan
RCA受害者扶助專線成立 籲更多勞工加入二審訴訟
台灣法院判只判RCA賠勞工要求資金的5分之1,但在美國,這類案件一定是求償金額的5倍多。RCA脫產資產多達30億,此案不能到此為止。
2015/04/29 | 阿Ken
RCA案勞工決定上訴 列舉藍綠「歷史總帳」
工傷協會會長劉荷雲痛批:「500多位提出訴訟的勞工,有84位被駁回,原因是93年時提告,超過十年追溯期,難道她們不是員工嗎?」」
2015/04/22 | Kenzo
RCA八萬員工僅455人勝訴 自救會籲勞保職災全面給付
勞動部考慮只對「已勝訴」的445名RCA工人執行職業災害勞保給付,但根據勞保資料,在RCA工作過的工人至少有8萬人以上,這些人也應該要「全面給付」
2014/12/10 | TNL 編輯
抗爭15年未果...台灣最大集體工傷RCA案最後一次開庭
1969年RCA在台灣設廠,但是卻讓3000多名員工遭受有毒物質的侵害,在15年的集體訴訟中,有很多人都因為罹癌而往生,現在僅有500多名員工繼續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