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10/17 | 精選書摘

《烏克蘭》上:這個新生的國家宣稱自己所繼承的是基輔羅斯和哥薩克國

在最初的幾個月甚至一兩年中,這場戰爭沒有給少數族群的民族主義運動帶來任何希望,反而掀起了擁護統治王朝和帝國權利的浪潮。俄國政府利用戰爭的爆發向烏克蘭愛國者組織施加了更多限制。

2022/10/17 | 精選書摘

《烏克蘭》下:為了獨立,烏克蘭人將不得不在不止一條戰線上進行抗爭

帝國的崩潰賦予了烏克蘭人一個新的身分,催生了一個擁有自己的政府和軍隊的烏克蘭國家,並讓烏克蘭出現在歐洲政治版圖上。戰爭造成的新政局讓從前帝國邊界兩側的烏克蘭人有了一個清晰的政治目標——獨立。

2022/04/03 | 方格子vocus

《歐洲之門》讀書筆記:烏克蘭人尤瑟佛維奇的身份認同,讓我們想起過去與現在的許多台灣人

當1888年尤瑟佛維奇推動的哥薩克國建國統領博赫丹.赫梅爾尼茨基紀念碑豎立於基輔街頭時,銘文刻著「致博赫丹.赫梅爾尼茨基——統一而不可分割的俄羅斯」,尤瑟佛維奇在隔年逝世,這成為其一生既認同烏克蘭、又認同俄羅斯的身分認同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