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1/05/27 | 戲言

表面為納粹後勤支援,暗裡印反納粹文宣——「白玫瑰」蘇菲・紹爾

「我不是最勇敢的,也不想成為最漂亮的,但我卻一直是最靈敏的那個。」蘇菲・紹爾(Sophie Scholl)因反納粹賠上了性命,在每個極權的社會中,最容不下的就是會獨立思考的人。

2016/04/08 | 精選轉載

從《十年》得獎的爭議談談「不成熟的藝術」

藝術,說到底,都是在乎一顆赤誠的心。如果有人挾著藝術之名,卻以「用了多少錢」、「是否合乎應有格式」或「政治因素」去評價一個藝術家,或一件作品,還真是非常好笑的事。

2016/04/08 | 精選轉載

從《十年》得獎的爭議談談「不成熟的藝術」

藝術,說到底,都是在乎一顆赤誠的心。如果有人挾著藝術之名,卻以「用了多少錢」、「是否合乎應有格式」或「政治因素」去評價一個藝術家,或一件作品,還真是非常好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