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03 | 賈小米
《我們.異》:當他們殺死我們,靈魂與階級能否隨之轉變?
《我們》最讓我驚喜的在於,人物激發了觀眾的同理心,卻也在一瞬間將其戳破,模糊了角色善與惡的界線。爸爸Gabe穿著Howard University的上衣,說明他受到的高等教育,這家人是中產階級的黑人家庭,他們的好友是更上階層的白人家庭,而這些「複製人」的階級又要如何定義。
2019/04/02 | 賈小米
【焦點院線】《我們》:當他們殺死我們,靈魂與階級能否隨之轉變?
《我們》最讓我驚喜的在於,人物激發了觀眾的同理心,卻也在一瞬間將其戳破,模糊了角色善與惡的界線。爸爸Gabe穿著Howard University的上衣,說明他受到的高等教育,這家人是中產階級的黑人家庭,他們的好友是更上階層的白人家庭,而這些「複製人」的階級又要如何定義。
2017/11/27 | 唐肇陽
關於《亂世兒女》片中的幾個特殊鏡頭
女人,永遠是戰爭下的犧牲品。一如片中旁白曾經指出的:「那些成功取得勝利的戰役,是用無數女人的幸福與淚水所換來的。」
2017/11/25 | 暗黑手帳
【王墨林專欄】現代性中孤獨的莊嚴 :從碧娜鮑許到帕派約安努       
看了《馴服者》讓我感慨碧娜.鮑許創造的舞蹈史真正告了一個段落,繼起的歐洲劇場充滿這種痙攣式身體此起彼落,正反映我們置身於現代性的科技社會中,跟精神性無關,跟自然更無關,因為神已不在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