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2/05 | TNL 編輯
「十二夜」終結滿週年後,收容所動物處境如何了?
零撲殺政策上路將滿週年,動督盟公布的數據顯示,對比過去表現,公立收容所動物死亡率及情況都下降。
2017/05/25 | 精選轉載
我養的母雞被流浪狗咬傷了!「捕捉、絕育、放回」真的是最好嗎?
從筆者自己養的雞遭受流浪狗攻擊,我想說的是:請正視流浪犬隻以及鄉下地區放養犬隻造成的嚴重問題。我們可以喜歡某些特定的動物,但當這種偏愛造成了人與動物、動物與環境的衝突,就不是喜不喜歡來決定政策的。
2017/05/24 | 精選轉載
我養的母雞被流浪狗咬傷了!我想藉此談談對TNVR入法的看法
從筆者自己養的雞遭受流浪狗攻擊,我想說的是:請正視流浪犬隻以及鄉下地區放養犬隻造成的嚴重問題。我們可以喜歡某些特定的動物,但當這種偏愛造成了人與動物、動物與環境的衝突,就不是喜不喜歡來決定政策的。
2017/02/04 | 李修慧
沒有你我配合的「零安樂死」,只會讓收容所的牠們更「生不如死」
2015年全台灣有將近13萬隻流浪狗,零安樂死政策正式上路,但收容所不安樂死,全台灣十幾萬隻的流浪貓狗也不會憑空消失。
2016/12/24 | 讀者投書
他們說 「零安樂死」可能加重痛苦的砝碼,但誰又有權決定生命原來的重量?
動社忽略的是,不僅死亡有重量,生命亦有重量。無論是對人、對狗、對老虎、鯨魚,生命的意義與價值對每一個個體皆獨特且唯其所知。一隻TNVR後繼續快樂生活五年十年的犬貓,即使最終老死、病死、被車撞死,誰有權利決定那五年十年活得毫無價值、早該被安樂?
明年2月4日之後,「零撲殺」考驗台灣社會對流浪狗的接受程度
對於明年零撲殺,民眾也要先能接受符合例外條款而進行的安樂死,才不會又淪為為了美化數字而罔顧動物福利,而符合例外條款的標準為何?農委會應該有更細緻的通則。
明年2月4日之後,「零撲殺」考驗社會大眾對流浪狗的接受程度
對於明年零撲殺,民眾也要先能接受符合例外條款而進行的安樂死,才不會又淪為為了美化數字而罔顧動物福利,而符合例外條款的標準為何?農委會應該有更細緻的通則。
先讓動物「不能生」,才能避免不殺政策成為一場災難
不論是寵物還是流浪動物,「絕育」絕對都是當務之急,在政府還忙著釐清飼主責任的時候,流浪動物也不斷地在出生。
TNVR不是解決流浪動物問題的第一步,「寵物登記」才是關鍵
TNVR要成功,需要大規模、高密度的結紮,「他們甚至以『軍事行動』般的結紮和放養犬普查,來形容自己的絕育計畫」。可見縝密的計畫和公權力的介入甚至主導,對解決流浪動物問題來說是必要的。
河濱流浪犬為何攻擊家犬?你家的狗兒懂得「說狗話」嗎?
河濱從荒地變成民眾休閒的場所,再因實施TNvR政策,成為人、家犬、浪犬必須三方共容的處所,在多數民眾還不夠尊重和了解動物時,政策可能將遭遇巨大挑戰。
動保政策是否落實?「世界流浪動物日」各縣市首長回報工作進度
站在第一線的縣市首長,是否如同選前一樣重視動保政策?施政又是否能深入了解地方需求,穩固零安樂的基礎?也許,正是個檢視各縣市首長施政成效的好時機。
若官方無法做到零撲殺,恢復安樂死政策,你同意嗎?
儘管多數民眾樂見實施零安樂死政策,但若未妥善進行飼主、繁殖業者、寵物業者等多方的源頭管理,將會衍生無數問題。
動保法規定「飼主應為寵物絕育」,但我不想讓寶貝挨這一刀,可以嗎?
寵物是飼主的私產,「我能保證我的狗不會受孕,不想讓牠挨刀絕育,且即使牠受孕、生下幼犬我也有能力飼養,這樣不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