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18/03/27 | 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

從初識之無到新旱望雲,我的醫學人文修煉記

那些醫學人文的掌旗人,如今已逐一遠去。三十年後的今天,雖然幾乎所有的醫學院校都有了自己的人文課,我們卻逐漸感受不到那種在人跡顯至的山頂,輕輕振翅就能飛越整片天空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