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03 | 賈小米
《我們.異》:當他們殺死我們,靈魂與階級能否隨之轉變?
《我們》最讓我驚喜的在於,人物激發了觀眾的同理心,卻也在一瞬間將其戳破,模糊了角色善與惡的界線。爸爸Gabe穿著Howard University的上衣,說明他受到的高等教育,這家人是中產階級的黑人家庭,他們的好友是更上階層的白人家庭,而這些「複製人」的階級又要如何定義。
說故事的位置──為什麼Stephen King不喜歡Stanley Kubrick的《閃靈》?
《閃靈》小說版與電影版之間的不同,或許也正是許多原著與改編作品之間的歧異縮影。說穿了,其中的最大不同,其實是在於說故事的人是站在故事外頭——或是親身活在故事的表面之下。
說故事的位置──為什麼史蒂芬金不喜歡庫柏力克的《鬼店》?
《鬼店》小說版與電影版之間的不同,或許也正是許多原著與改編作品之間的歧異縮影。說穿了,其中的最大不同,其實是在於說故事的人是站在故事外頭——或是親身活在故事的表面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