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15 | Abby Huang
中國、新加坡還自居「開發中」,台灣自願升格為WTO「已開發國家」
台灣日前在WTO貿易政策檢討會議上,承諾在未來的談判中,將不再使用「開發中國家」享有的特殊與差別待遇優惠,而是以「已開發國家」定位參與談判。
中美貿易糾紛是戰爭,是事實,還是浮誇?
簡單來說,打勝戰不一定要血流成河,殘無人道,能不藉著殺人略地而取得勝利,這才是最高明的戰略。所以美國有沒擺明要跟中國打戰?我認為有,而且從宣布課關稅的那一刻就是宣布開戰。
2018/09/19 | Project Syndicate
增加關稅將提高每個人的生活成本,包括支持川普的勞工朋友們
對WTO框架的另一個重大威脅是,川普政府利用國家安全條款來掩護其對進口鋼鐵和鋁的歧視性關稅,這意味著其關稅肯定違反了WTO規則的精神。
2018/09/07 | 黑潮之聲
貿易大戰的背後,是否是WTO改革的契機?
由於WTO強調貿易衝突之解決,應透過WTO爭端解決程序處理,各國並應避免實施單方報復,因此不論是中國、歐盟、加拿大,甚至是美國最後的反報復措施,在適法性上均有疑義。
從北約與WTO發展史,看見「狂人」川普的其他面向
民主不會因川普而隳壞,隳壞的是跟著收視率民粹墮落的媒體;世界不會因川普的狂妄而走樣,我們只是看到了不同於偽君子的一些面向:「粗魯、狂妄、色胚,卻實際、直接、努力」,這也就是我專欄的本意——面對所謂「醜陋的真實」。
2018/08/23 | 讀者投書
在強權競爭下失序的國際貿易制度,該走向何方?
WTO的設計是在前兩次世界大戰的教訓,把各國的貿易政策做一調和避免陷入以鄰為壑的僵局,而美中貿易戰的開打是暗示WTO喪失了它的功能,還是提醒我們需要進行制度的修改呢?
2018/06/06 | Jack Huang
中美貿易戰不只是兩敗俱傷的局,全球都難以倖免
隨著美國關上大門走回貿易保護路線,東亞、東南亞、亞太反倒是持續市場開放與貿易自由化的路線,頗有與北美、歐盟互別苗頭的型態。而也確實,無論要稱「印太」還是「亞太」,未來數十年世界經貿的重心移往亞洲,是可以預見的趨勢。
2018/06/03 | 李秉芳
不滿美課鋼鋁關稅各國圍剿美國財長,G7變成G6+1
法國財長勒梅爾在G7會議中,當場質問美國財長梅努欽:「你自己都不遵守WTO規範了,要怎麼讓中國也尊重國際法呢?」
2018/05/30 | 羊正鈺
美國又翻臉加徵中國500億商品關稅,環球時報:不怕「互相傷害」
在白宮於美東時間29日發出聲明之後,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隨即於深夜發出聲明表示,對白宮發佈的策略性聲明既感到出乎意料,但也在意料之中。
2018/02/02 | 羊正鈺
當韓國因限制日本進口遭WTO仲裁,台灣該如何「解禁」福島產品?
近年隨國際間對日本核災區食品鬆綁,韓國因限制日本水產品進口面臨世界貿易組織(WTO)仲裁,台灣也傳出可能調整政策,讓核災區食品是否解禁議題再受矚目。
2017/11/13 | 李修慧
不只氣候變遷大會被擋在門外,兩個外交部超想參加國際會議也都不邀台灣
今年,環保署張李應元率代表團前往氣候變遷會議,但被擋在場外。不過相比去年,主辦國是親中的摩洛哥,「連入境都有問題」,今年在德國波昂舉辦,情況則好轉許多。
2017/07/01 | Project Syndicate
末代港督彭定康:如果中國在香港問題上自食其言,我們如何在其他方面相信他們?
川普遲早要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因此美國會發生改變。但中共政治局常委會則非如此,它比任何一位領導人的任期都要長。隨著中國在國際事務的舞台上越來越重要,世界其他國家最好認清中國領導人有多大可能會不可靠,甚至會欺騙。
2017/04/11 | 余宛如
【余宛如專欄】零和之外:以供應鏈思維突破有機農業單方驗證的困境
我認為有機驗證的修法不能用「只想賣東西給人家,卻不想跟人家買東西」的出口導向思維。全球化時代應該考慮的是如何將台灣鑲嵌進全球供應鏈,讓本地有機原料也有更順暢的出路,來提升產品的附加價值。
2017/04/01 | Lo
「美國優先」再發威,川普行政命令直指中國和WTO貿易政策
美國總統川普今天簽署兩道行政命令,要對造成美國5,000億美元貿易逆差的國家硬起來。
保護主義的反撲:自由貿易的悖論與省思
自由貿易的利益何來? 它如何影響貿易國的經濟?為何大力鼓吹自由貿易、作為資本主義宣揚者的美國,會走向保護主義的回頭路?
2017/01/04 | 讀者投書
當菸業也因全球化走入歷史,下一個消失的台灣農業是誰?
如進一步聚焦台灣農業之處境。回顧半世紀前,曾是撐起臺灣經濟命脈的農業,在決策者步步將國家推進國際間經貿網絡後,接收該甜果的卻是他項得以在跨國生產鏈中獲取關鍵位置的產業與企業家。
2016/12/27 | 精選書摘
黑箱化的現代農食系統:多國綜合企業對農業、糧食、種子的支配
農業綜合企業介入政治很深,甚至有「食物政治學」(Food Politics)這樣的專門用語。一般所謂政治特別是國際政治,指的是為了維護、爭取國家利益而在國際間進行的各種權力鬥爭,國際政治學界認為國際經濟也從屬於國際政治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