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4/05/18 | Clement Chang
在台灣搞設計品牌,工廠和市場都是挑戰:什麼時候整個城市才是我的設計櫥窗?
設計師知音難尋是全球現象。我在米蘭奧美廣告工作時,客戶就常提出非專業的要求,不同的是,設計師的專業很被尊重,上司都會聆聽我們的想法並想辦法說服對方。但在台灣,設計師較容易被當成美工或美術處理人員,處事原則是聽從金主而非專業。但愈是你的專業,愈不能廉價,當別人削價競爭,我們就要讓客戶知道你所具備能力的稀少性。
2014/05/10 | 馮冠超
辦世界設計之都只是浪費錢嗎:看看首爾,台北能否因此脫胎換骨?
「世界設計之都」獲選城市,究竟要傳達如何的意象呢?客觀地說,台北市容逐漸落後新興都市,許多觀光客直言低矮老舊,或許與台灣長期政治內耗,缺乏宏觀規劃有關。城市文化當然不在於比誰的樓高,但台北的問題出在建物不美。首爾當然有類似建築,所以,當首爾獲選WDC時,市長吳世勳即制定一項驚人的建築法規:首爾新建築不能再蓋火柴盒般一模一樣的樓房―指沒有語意的現代主義建築。 我們應透過「城市品牌」和「城市色彩」內涵去思考城市美學,而執政者必須擴大施政的理想性,並藉由此次WDC的獲選,計劃性的透過設計引導至市政建設,讓台北市成為一個真正的「創意設計之都」,進行一場城市改造運動。
2014/05/07 | 吳象元
單打獨鬥的台灣文創:我們擁有世界級的文創人,為何無法成為世界級的文創國?
2013年11月19號,國際工業設計協會(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Societies of Industrial Design,ICSID)在蒙特婁正式宣布台北市獲得「2016世界設計之都」(The World Design Capital, WDC)的代表。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為申辦2010年WDC,首爾完整回顧代表高麗的精神與事物,統整出51項可精進的文化資產,建設包括北村韓屋、東大門設計廣場、漢江文藝復興計畫,首爾頓時脫胎換骨,成功變身為設計新聖地,而對取得入場門票的台北,與其批判「是否燒錢辦活動」,不如藉此討論能否能藉WDC整合台灣文創產業,成為名符其實的「設計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