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21 | TIME
熱錢與名人大舉湧入Podcast產業,但播客主在憂慮些什麼?
Podcast產業在2021年預計將超過10億美元的廣告收入,目前也有許多明星在Podcast上開節目,甚至有將內容改拍成影集的案例,但這也墊高了入門創作者的門檻。
2019/06/27 | 讀者投書
為什麼想當YouTube直播主?小朋友答我︰「因為隨隨便便就可以賺很多錢」
我問過其中一位小朋友:「為什麼想當YouTube直播主呢?」他說:「因為隨隨便便就可以賺很多錢。」我聽到這樣的回答,當下心裡其實有許多擔心,卻言不由衷地不明白該怎麼和這個世代溝通。
2019/06/27 | 讀者投書
我問「為什麼想當YouTube直播主?」,小朋友說「因為隨隨便便就可以賺很多錢」
當的孩子想靠「直播」養活自己時,該問問別人為何要看你的節目,想要在一個進入門檻低,卻相對不容易做出價格區別的獨占性市場被看見,還是需要一點實力與頭腦。
2019/06/10 | KKBOX
專訪幼稚「詞王」葛大為:我也會唱〈學貓叫〉啊
為什麼不當專職的作詞人呢?葛大為說:「我怕自己得失心太重,以為寫幾首歌就可以付房租,生活安穩很重要,希望有能力過喜歡的生活!也怕一旦變成賺錢工具,會變得不喜歡音樂。」
2019/03/20 | 麥志綱
理科太太與冏星人對精神疾病的介紹,符合現代人的需求嗎?
換個角度來看,粉絲們請求知識型網紅介紹某個疾病,也是在尋求更多元的方式認識自己、找到療癒自己的解答,而網紅們的介紹也就可能奠基許多人的基本認識了,但如果多元豐富的精神現象,沒辦法以多元豐富的知識去接近並認識它,我們最終也就持續被打回那已經困窘難耐的老舊生物精神醫療教條主義中。
2019/02/20 | Kayue
YouTube推薦影片演算法協助推廣地平論?
YouTube讓所有人都能夠發佈自己的影片,卻同時帶來了協助推廣極端思想、陰謀論的批評,該公司推出措施希望解決此難題,但作用可能有限。
2019/02/01 | 讀者投書
冏星人「人設」太無聊無法加入主流YouTuber故事線?這樣的比較沒有意義
知識型頻道對資訊嚴謹和藝術上的堅持是連新聞都像綜藝節目的時代所需要的,這樣的頻道並不能單純用流量來定義它的價值,觀眾甚至會基於它的價值提供更多的幫助彌補他在流量和生產成本上的困難,因此用一樣的標準看待所有的頻道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政治學家如何看待政治人物「網紅直播」熱潮?
這些對於政治人物變成偶像的正反論述已經在學界展開幾十年,立場正反皆有,而這些新的網路直播與網紅背書,跟過去政治人物單純上影視節目當明星唱歌搞笑或找名人背書有多少可比性,還值得驗證。
2019/01/30 | 精選轉載
為什麼囧星人宣布引退,理科太太卻紅到發紫?
很多人拿理科太太跟囧星人比,是因為很多人覺得理科太太也是知識型網紅,我不認同這點。理科太太本質上是強悍的商人,賣的是抖S人設,她跟聖結石的影片我重看了10次,跟九妹合作的影片也看了10次,都是看她罵人,耍公主病的部分。
2019/01/04 | Kayue
YouTuber收錢介紹「神秘盒子」 被指向兒童宣傳賭博網站惹爭議
兩名訂閱人數過千萬的YouTuber近日拍片宣傳一個虛擬抽獎網站,被指向兒童宣傳賭博,飽受其他YouTuber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