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29 | 精選書摘
《性、謊言、柏金包》前言節錄:女性有性欲也會出軌,但這種事會惹惱大眾
當一個又一個處於認真關係的女性告訴你,自己在性方面不同於一般人,她們有不該有的旺盛性欲,忍不住想要出軌,你會感到「不尋常」才是常態,在探討女性欲望、性愛與一夫一妻制的時候,「正常」絕對需要被重新定義。
電影中令人臉紅心跳的性愛場景,到底如何拍攝?
國際親密行為指導協會成員Alicia Rodis強調,拍攝性愛場景時,切勿要求演員自由發揮,應與演員討論實際步驟,並給予明確指令及編排,讓演員精準完成場景要求。
2019/03/21 | 精選書摘
伊藤詩織《黑箱》:配合警方調查強暴案,卻被問「您是處女嗎?」
男性搜查員們站成一排,在柔道館用人偶還原當時被強暴的情況。「那麼,請您躺在上面。」我仰躺在藍色軟墊上,被搜查員們圍繞著。「這種感覺?」「還是像這樣?」其中一名搜查員把一個大型人偶騎在我身上,一邊問一邊移動人偶。當閃光燈亮起,快門被按下的瞬間,強撐著理智的我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2019/03/20 | 精選書摘
伊藤詩織《黑箱》:成為受害者之前,我一直沒意識到性犯罪是何等暴力
當我緊閉雙腿並彎曲身體時,山口將臉湊近索吻,我絕望地別過臉,而因為這樣臉被緊緊壓在床上。在頭和身體都被壓制住的狀態,我漸漸無法呼吸,在即將窒息的瞬間,我以為自己會被殺。
【時事英文】六位名人怎看女性主義?大眾誤解了feminism?
今天我們整理出六位名人對於女性主義的看法,以及大眾對feminism一字的誤解,並從中學習相關英語用法!
【時事英文】六位名人對女性主義的看法,以及大眾對feminism的誤解
今天我們整理出六位名人對於女性主義的看法,以及大眾對feminism一字的誤解,並從中學習相關英語用法!
2019/02/02 | TIME
《波西米亞狂想曲》拿下金球獎最佳劇情片,為何台上沒人敢說出導演的名字?
任何曾經喜歡布萊恩辛格、伍迪艾倫、貝托魯奇、哈維溫斯坦電影的人,現在都必須學著無視部分醜聞,無論是真心喜愛這些導演或只是單純享受,都得這樣說出心得:「我喜歡某某電影,但我絕不寬恕某某導演的行為。」
2019/02/02 | TIME
《波西米亞狂想曲》拿下金球獎最佳劇情片,為何台上沒人敢說出導演的名字?
任何曾經喜歡布萊恩辛格、伍迪艾倫、貝托魯奇、哈維溫斯坦電影的人,現在都必須學著無視部分醜聞,無論是真心喜愛這些導演或只是單純享受,都得這樣說出心得:「我喜歡某某電影,但我絕不寬恕某某導演的行為。」
杜汶澤FB提到的性騷擾案,是否惡意提告?
要判斷一宗具有性騷擾或性侵犯指控的區院平等機會案件是否屬於「惡意提告或者瑣屑無聊」,我們毋須單憑直覺觀感,或者看訴訟結果誰勝誰負去猜測,而是可以去看法庭有否下令原訴人要支付對方的訟費。
2018/12/12 | 精選轉載
【插畫】我無心傷害阿豬,雖然阿豬已變豬腳飯
螢光幕上常出現加害者想什麼、做什麼、感覺什麼的影像文字,反倒受害者變成配角,群眾的激憤之情也逐漸化作花邊談資,過幾個月,大家忘記了,加害者依然生龍活虎。
2018/11/21 | 書生百用
罪名不成立下的#MeToo
#MeToo與其他公共事件不同之處,正正在於大眾對指控者格外不寬容,許多指控者都受到大量人身攻擊和滋擾。如果真的害怕事件中有人會承受到巨大且不正當的傷害,那麼我們應該關注的不是任何一邊的人。
2018/11/19 | 法夢
【性侵案不成立】法律程序不反映事實?
必須留意的是,裁判官一方面在判詞中逐一指出控方案情出現合理疑點、以至未能將被告入罪之處,另一方面卻未有裁定申訴人誠信出現問題,甚至對申訴人毅然舉報並且作證的行動有所表揚。
2018/10/05 | Han Way
【國際大風吹】當#MeToo碰上政治惡鬥:美國大法官提名之戰
左右未來數十年美國重大司法爭議的大法官人選,捲入性侵和誠信疑雲,在#MeToo運動發酵的時代,成為兩大黨惡鬥最前線。
2018/09/26 | Alvin
81歲美國笑匠性侵罪成面臨十年監禁 45歲女教練勇敢指證成關鍵
「一些有錢人、名人,他們只要出現於人前就能獲得大眾關注,但不能因此犯罪而逃離法律責任。」
2018/09/10 | 李修慧
有勃起,還算是性侵嗎?3個迷思讓男性成為「最弱勢的受害者」
我們都希望受害者能夠復原,但究竟什麼是復原?復原不是當這件事「沒發生過」,而是可以跟這個創傷共存,能夠自在的跟它相處。
2018/08/21 | 李修慧
受害人也是加害者?MeToo先鋒、意大利女星被指曾性侵17歲男童星
被指控性侵那天,2013年5月9日,兩人相約在加州的一家飯店,阿基多要求班奈特的家人離開,說她想要「跟演員獨處」。
2018/08/20 | 李修慧
受害人也是加害者?MeToo運動先鋒、義大利女星被指控曾性侵17歲男童星
被指控性侵那天,2013年5月9日,兩人相約在加州的一家飯店,阿基多要求班奈特的家人離開,說她想要「跟演員獨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