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13 | 讀者投書
談博恩「地獄哏」:別把大衛像遮到剩雞雞, 然後嫌米開朗基羅猥褻
演員如何處理悲劇,是帶觀眾進入「來笑悲劇本身,其實悲劇沒那麼可怕,只是人世的一部分」而非「帶觀眾去笑悲劇的受害者」,這兩種態度天壤之別也一線之隔。
2019/08/10 | 讀者投書
喜劇「Open mic」與言論自由:「曾博恩調侃鄭南榕」從不存在
有人認為作為公眾人物就該謹言慎行,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等同於主張:只要是公眾人物,任何時刻都必須對言論進行「自我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