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26 | 沈祐平
《最後生還者二部曲》:敘事混亂、為意識形態服務,卻淪為LGBT豬隊友的糟糕作品
要提倡現代的進步道德觀,就必須設計一個支持這些觀點的遊戲背景;若要反思《最後生還者》世界裡的道德觀,則應該設計合理的道德情境,而不是直接將自己的倫理道德觀一股腦地套用在遊戲裡,逼迫玩家進行他們所謂的不道德行為,再逼迫他們原諒、昇華,讓一代神作這樣淪為SJW族群自我陶醉的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