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04 | 讀者投書

身為TB,我們在「厭惡自己的身體」和「擁抱自己的獨特」中拉扯

在性別二元的社會裡,我們的同志認同和陽剛氣質被編織在一起,這是一件就算一開始再怎麼刺我們也習慣了的毛衣。

2017/05/22 | 精選轉載

性別模糊的界限——外傭與香港家庭的角力

普遍香港家庭期望外傭清心寡慾,亦會視外傭的性向、愛慾為問題的根源。諷刺的是,家庭本來就是一個由愛和慾建立的地方,卻要前來照顧的人不提、不講、不能有愛和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