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2T18:55:28+08:00 | Abby Huang
美國「大法官提名人」被控36年前性侵少女未遂,川普:她當初為何不早說?
川普還說,如果這件事真的這麼糟,「怎麼36年前就沒有人打給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呢?」
2018-09-11T22:00:06+08:00 | 精選書摘
《好女人受的傷最重》:我是被男友性侵之後,才跟他在一起的
我寫這一個案例的目的是,請別再教育女孩要順從、乖巧,那可能會害了她的。要給女孩自信與思辨能力,這樣才能免於被壞人洗腦與控制。
2018-09-11T17:58:42+08:00 | 李修慧
被爆性侵、性騷擾女性超過10年,曾開發《六人行》的CBS執行長被火速解僱
事發時,被害人極力反抗,事後,她接到孟維斯的電話,他在電話那頭明確的威脅:「我警告你,我會摧毀你的職業生涯,你永遠無法爭取到寫作的工作,沒人會雇用你。你聽清楚沒。」
2018-09-10T13:21:29+08:00 | 李修慧
有勃起,還算是性侵嗎?3個迷思讓男性成為「最弱勢的受害者」
我們都希望受害者能夠復原,但究竟什麼是復原?復原不是當這件事「沒發生過」,而是可以跟這個創傷共存,能夠自在的跟它相處。
2018-08-20T22:04:15+08:00 | 李修慧
受害人也是加害者?MeToo運動先鋒、義大利女星被指控曾性侵17歲男童星
被指控性侵那天,2013年5月9日,兩人相約在加州的一家飯店,阿基多要求班奈特的家人離開,說她想要「跟演員獨處」。
2018-07-17T12:48:41+08:00 | 李修慧
南投安置機構三年爆出21起性侵案,為何監察院首次彈劾了「少年保護官」?
017年涉及性侵的南投少年安置機構,收容的是12歲~18歲,有犯罪行為或犯罪之虞的未成年人。這類「安置機構」雖然由社福系統主管,但補助卻來自司法機關。
2018-07-13T08:03:38+08:00 | 破土 New Bloom
華山草原悲劇後,烏托邦如何成了反烏托邦?
即使在尋求打破獨裁統治的社群,也不免會內化獨裁時代的思想。或許草原兇殺案也指出了台灣許多人自認前衛的價值觀有多淺薄:在事態嚴重時,可能就直接回歸到二元性的「完全負責」或「毫不負責」的保守看法,這無疑源自威權時代的心態。
2018-07-09T16:01:39+08:00 | 巷仔口社會學
從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反映現實生活對身障者的歧視與偏見
由於仍然有這麼多的歧視發生,聯合國才特別制定一部專屬於身心障礙者的權利公約(CRPD),這是因為在全世界許多國家,仍然持續上演著對身心障礙者歧視與偏見的生活場景。
2018-07-08T22:01:05+08:00 | 精選書摘
青春期男孩的性霸凌:荷爾蒙有多澎湃,惡行就會有多兇猛
有一種說法是,少年們透過這樣的舉動,來「練習」成為一個男人,也結成初步的「聯盟」,在原始社會通常這樣的聯盟會成為今後協作狩獵、搶親的團隊基礎。但在現代社會,這已經不被容許。如果不能以規則嚴加約束,荷爾蒙有多澎湃,惡行就會有多兇猛。
2018-07-02T07:53:14+08:00 | 台灣人權促進會
遭網路霸凌、死亡威脅仍不屈服的印度女性新聞工作者
兩位優秀的印度女性人權捍衛者兼新聞工作者,在2018年初受到嚴重的網路霸凌與暴力攻擊,原因僅是有人看不慣她們的工作內容,甚至有意消滅她們的聲音。究竟這些具備特定身分的女性在印度為人民發聲、捍衛權益時,會遭受什麼樣的待遇?
2018-06-20T15:48:33+08:00 | 破土 New Bloom
華山草原分屍案後,藝術人士成為台灣沙文性暴力的代罪羔羊
媒體和公眾不但不檢討台灣社會中男性對女性的暴力,反而以草原自治區的群眾為目標。而且考慮到台灣社會道德的保守風氣,那些外表不同或行為不同的人,通常會被視為反社會人士,就像藝術家或那些選擇另類生活的年輕人一樣。
2018-06-20T08:09:54+08:00 | queerology
成為驗傷護理員的性侵受害者:請記得你的創傷可以長出美好的沃土
讀《十三歲,我不再是我》這本書不容易,但要活過那樣的生命並將它紀錄下來,才是真正困難的,而山本潤給予了我這個讀者很多溫柔,於是我不停落淚,當她說「藉由溫柔的愛,我希望能讓你重拾自己。愛就是這個過程」的時候。
2018-06-08T08:30:18+08:00 | 陳慶德
韓國網紅裸照風波被起底,#MeToo逆轉變「國民大騙局」?
先前韓國內一片支持楊女趨勢,已經出現一些懷疑聲浪,甚至隨著她與室長的對話內容的流出,許多之前民眾深覺,楊女這場痛苦告白,是否為一場欺騙5,000萬國民的「國民大騙局」?
2018-05-08T08:36:09+08:00 | 讀者投書
保護強暴受害者,美國改採由被投訴人擔負「舉證責任」
過去,強暴案舉證的責任在受害者(通常為女性)身上,受害者必須證明自己沒同意性交。這個傳統的標準碰到了前面討論過的這些困難,無法提供受害者實質的保障,反到是保護了那些不尊重女性、整天想著要得分、樂於佔女性便宜、霸王硬上弓的男士。
2018-05-03T14:38:56+08:00 | 李秉芳
監院調查:過去六年來每年百名外籍移工遭性侵 求助困難下恐怕不只這些人
監察院調查報告指出,台灣過去六年來,每年有超過百起的移工遭受性侵害通報,許多都是雇主對家庭看護工。
2018-04-30T08:46:01+08:00 | 張孟仁
為何教宗對性侵指證歷歷的「狼神父們」無動於衷?
倘若當地教會一味包庇,拿不出證據,那教宗自然傾向於「無動於衷」;反之,萬一證據確鑿,教宗才會「零容忍」。
2018-04-09T15:23:19+08:00 | 余杰
北大性侵案沉冤20年,正是中國儒家文化最黑暗的一面
苦命的、卑微的中國父母們,只能暗自祈禱:我們的孩子最好不要是女兒;如果是女兒,最好不要太聰明、太漂亮;如果既聰明又漂亮的女兒上了最高學府,千萬不要遇到「狼師」。
2018-03-07T08:07:42+08:00 | 周雅淳
「小心陌生人」太模糊,給孩子實質的允許名單
為孩子把關的人應該是爸媽。信任的界線如何畫,是隨著長大慢慢習得的,要學齡前的孩子就要自己操控「小心陌生人」這麼模糊的概念,太過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