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我的自由之路(三):自學,不是因為天才或弱智,只是對教育負責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教育翻轉的這個年代,在體制內的學校上學已經不是唯一的學習之道,成為「自學生」也是一種選項。你可以自己安排喜歡學的科目,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學習,但是,當自學生並不是這麼簡單的。你對自學生的瞭解有多少?你,適合自學嗎?

系列影片:
【影片】我的自由之路(一):這輩子難道只能這樣嗎?
【影片】我的自由之路(二):公民課太無聊了,請你跟我這樣玩
【影片】我的自由之路(四):剪髮不是要賺大錢,能自在生活又影響人群,我們超開心的

「自學?你是弱智嗎?」談起自學生身份,「第一屆自學生藝術創作成果聯展」的四位策展人(艾摩爾,簡冠盈,宋宛霖,嚴昕)分享了一般人對他們常有的誤解。

對於任何不在體制內學習的孩子,我們很容易預設「一定是在學校混不下去吧?」「智商太高?還是太低?」「一個人在家唸書,不就跟外界完全沒往來?」「都是你媽教的?」但這些都是刻板印象。

事實上,與體制內的學校相較,自學生的學習方式是彈性自由的,你可以在家學,也可以在外面店家實習;可以自己找老師,也可以自己找課程報名。但是自學並不是讓大家完全「野放」,而是有一定的規範。以台北市而言,教育局將自學列為國小/國中/高中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有一定的申請書格式,也有學習狀況和成果報告書,所以,自學是在一定的框架下學習,並不是無所規範。

「第一屆自學生藝術創作成果聯展」便是自學生們對於教育局所給予的框架的反動,艾摩爾說:「自學成果報告的形式只有口頭和書面,並不適合每一個人」,所以四位策展人與另外23位自學生,以繪畫,書法,金工,傢俱設計,文字朗誦,裝置藝術與行為藝術......等等的方式來作為他們的報告形式,算是對於教育局的抗議。

自學也許讓局外人感覺很輕鬆,因為沒有老師一天到晚盯著成績,也不會天天大小考不斷。然而,自由代表著更多的責任,自學意味著凡事都要自己來,老師哪裡找?怎麼找?想學什麼?要怎麼學?進度如何排?都成了閃躲不掉的難題。比起在學校受教育,內容、進度都已安排好,自學需要更多自主性,以及尋找資源的行動力。「我們不會一直拉人來自學。」艾摩爾說:「有些人適合體制內,有些人適合體制外。」

學校或非學校,你覺得自己適合哪一種呢?

文字/影音:程兆芸
核稿編輯:李漢威

喜歡我們的影片嗎?您可以用以下連結獲得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