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我的自由之路(四):剪髮不是要賺大錢,能自在生活又影響人群,我們超開心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藝文沙龍」是一個髮型師團隊,在求溫飽之餘,也透過義剪活動與社會交流,傳遞「每一個生命都有改變他人的可能」這樣的理念。

系列影片:
【影片】我的自由之路(一):這輩子難道只能這樣嗎?
【影片】我的自由之路(二):公民課太無聊了,請你跟我這樣玩
【影片】我的自由之路(三):自學,不是因為天才或弱智,只是對教育負責

「()藝文沙龍?這是什麼東西」?(是的,兩個括號)

首次採訪接到名片時,我一頭霧水,甚至影片製作完畢,我依然無法清楚解釋「()藝文沙龍」,因為他們難以被定義。我會說,他們是一群快樂的藝術家,用自己剪髮的專長傳遞快樂。

「()藝文沙龍」位在忠孝復興捷運站附近的小巷裡,「()」指的是「空間」。還未進入店門,就能感受到一股充滿活力的藝術和自由感,那是在騎樓下自行創造的小庭園,有許多綠葉和二手傢俱,幾位朋友坐著聊天。髮廊裡頭延續這樣的風格,除了迎面傳來的Pink Floyd音樂,牆上貼著各式風格的海報,標語和旗幟,合作的樓下咖啡不疾不徐的手沖著咖啡,更有許多狗和小朋友繞來繞去。

這群設計師在店內剪髮時,統稱「()藝文沙龍」,而每個月兩次在外義剪時,則自稱行者,因為剪髮是一種到哪兒都能維持生活的技藝,他們到處走,到處剪,像修行中的僧侶一樣不斷地謙虛學習。

話說回來,與其說這裡是髮廊,不如說它是一群藝術家共同的生活園地,除了駐店的設計師,許多朋友也沒事時就會過來聊天,同時也兼做藝術展覽空間。髮型設計師Fifi說,「這裡很像一個室外小桃源,沒想到躲在盆栽後面有一個小店......很像小時候的秘密基地」。

這裡並不像一般企業化經營的髮廊,由公司統一管理人員的上班時程和收入,反倒是超級隨性,每位設計師各自有自己的客源,自行收費,需要的材料也自行訂購。平常有一兩位駐店設計師,但大部份的設計師並不會每天報到,有客人時才來。你可能會想這樣怎麼活得下去?髮型設計師Kenny說,「我們沒有賺很多錢,但我們生活過得去,我們超開心的」,Fifi則認為,「沒有錢也可以過沒有錢的生活」。他們之前都曾經在頂尖髮廊待過,但因為希望對自己的生活有更多的自主權而來到「()藝文沙龍」;每回外出義剪中,更感到自己也有改變社會的小小力量。

()藝文沙龍」除了每月兩次的義剪,也經常跟藝術展演,音樂祭和保育團體「跨界」義剪。對他們來說,義剪不只是做公益,也不只是透過與人的交流豐富自己的生命,而是希望與接受剪髮的人們產生連結,傳遞音樂與藝術的美好,也傳遞「每一個生命都有改變他人的可能」的理念。

文字/影音:程兆芸
核稿編輯:李漢威

關鍵藝文週報

喜歡我們的影片嗎?您可以用以下連結獲得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