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PP發泡塑膠」為什麼比紙容器還要環保?

當社區鄰里傳來《少女的祈禱》或《給愛麗絲》的悠揚音樂,人們馬上就知道垃圾車來了。但你知道嗎?台灣的「音樂垃圾車」不僅在國際間為一大特色,我們習以為常的「垃圾回收」習慣,讓台灣成為全球環保標竿排名前三大國家之一,資源回收的成果更高居全球第二

從昔日「垃圾島」蛻變為媲美德國等先進國家的國際典範,台灣在「資源回收」這條環保路上的成績斐然,從環保署2015年至2016年的統計發現,全國資源回收率從45.9%成長到49.5%,垃圾回收率也從56.8%攀升到58%。自今年元旦起,雙北更全面改賣兼具購物與專用垃圾袋雙重功能的「環保兩用袋」,從消費中落實源頭減塑,也透露了台灣正朝著「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邁進,有著國際領先的環保進程。

圖二
塑膠與紙容器的兩種難題

環保意識不只是口號,政府與環保團體領頭環境永續的行動,減少塑膠對環境危害,在你我身邊,已經有許多人隨身攜帶環保餐具、吸管及容器,在生活中實踐環保。但如果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要使用一次性的免洗餐具,對環境衝擊較低的容器材質會是「塑膠」或「紙類」呢?

回答「紙類」只對了一半。由於塑膠質輕、不易受高溫濕氣影響,長久以來是製成便利性高的免洗餐具原料之一,然而不易被大自然分解的塑膠,也為地球帶來了大量垃圾。而紙張雖然相較之下容易被自然分解,但一遇水即軟化,無法長時間承裝液體更禁不起長途運輸,並不適合做為容器。

為了因應這些生活上的實際難題,市面上常見的紙杯、紙碗等紙容器,內部通常還有一層摸起來滑滑的塑膠淋膜(PE或PP淋膜),可以提高紙容器的防水力,達到長時間承裝液體的功用。而後來研發出俗稱玉米塑膠的「生質塑膠」(PLA),多以玉米澱粉製造,比起傳統塑膠更容易被分解。身為對環境友善的消費者,是不是就可以放心選用塑膠淋膜的紙容器及生質塑膠容器呢?

圖三
回收再利用的循環落差:垃圾處理技術

紙容器真的比較環保嗎?根據環保署106年11月公告的台灣廢紙容器回收量,廢紙盒包和廢紙餐具約22,126公噸,而台灣每年的紙杯丟棄量高達10.7億個,紙杯回收率卻遠低於10%。我們可以推測其餘的90%都沒有被妥善回收,其中一個原因為上了塑膠淋膜的紙類容器為複合材質,需要經過特殊設備及大量用水處理才能將「紙」和「PE或PP淋膜」分離,像是咖啡紙杯、便當紙盒等容器,需要分類到「廢紙容器類」而非一般紙類,而目前全台僅有一家廠商有能力處理塑膠淋膜的紙製容器,便利與環保始終是兩面刃。

近來大量被運用在包裝材的「生質塑膠」,一度讓人以為是塑膠的環保生路。台灣所進口的生質材主要是PLA,只能承裝冷飲,超過70度就會軟化,塑膠袋、超市蛋盒、大杯飲料罐都有它的蹤跡。生質塑膠必須在特殊的密閉處理廠以厭氧菌使其分解,而台灣目前並沒有可分解PLA的「工業堆肥」環境,大部分的PLA反而以焚化處理,原本可分解的環保美意成了誤會一場。

圖四

事實上,塑膠容器相對於紙和生質材料的容器,對環境的衝擊力還是較低。台灣一年的塑膠容器回收量有18萬5,881公噸,占廢容器回收量的四成之多。塑膠工業技術發展中心品質環境安全部許祥瑞經理表示,PET、PE、PP這三類塑膠容器的回收率就占了九成。紙容器方面,依回收基管會所提供的資料,紙盒與鋁箔包的回收率大約在中段班而已。

材質單一好回收,環保也能享受生活的便利

材質越單一,越容易回收再製。只要回收方式正確,就能以更節能簡便的方式,再製為其他生活用品。為提升回收率,近年許多研究中心及民間單位均積極研究內外皆發泡的單一PP材質,現在有一種「PP發泡塑膠」就具備這樣的特點,耐碰撞、耐熱,甚至還可以微波,同時材質單一。

圖五

PP,也就是聚丙烯5號塑膠,是常用又相對穩定的塑膠材質,常出現在生活中的食品容器,耐熱、抗腐蝕又安全。只要經過內外發泡的加工處理,成為進化版的「發泡聚丙烯」,外觀雖與保麗龍相似,卻更為強韌不易粉碎,能製成質輕又安全的容器,比原來的聚丙烯多了保溫保冷的隔熱效果,達到減重10%到45%的輕量化特性,可百分之百回收再利用。

無論是哪一種容器的垃圾,對我們的地球都有一定程度的衝擊力,在不得已之下需要使用一次性餐具時,我們可以挑選衝擊力相對較低的容器材質,但我們更應該從源頭減量,自備可重複使用的環保容器,才是讓環境可以永續生存的關鍵。

圖六

延伸閱讀:

喜歡我們的影片嗎?您可以用以下連結獲得更多精彩內容: